滴滴小龙为您服务

达达利亚第三次挂掉来自母亲的电话,躺倒在床上盯着纯白的天花板出神。人到了年龄,就不可避免地要面对一个问题:找对象。达达利亚想一心搞事业,奈何家里的母亲过于惦念独自在外的儿子,电话一通接一通,说什么也要达达利亚回家相亲。

在来回拉扯间,达达利亚给自己争取了一个月的时间。他一个大老爷们能把自己收拾好就不错了,要是连累了别家的姑娘倒也真心里过不去。于是达达利亚对天举起四个手指跟自己母亲保证道:“给我一个月时间提升自己,之后我绝对乖乖回去找对象。”

一个月…除非我去参加绝地求生。达达利亚漫无目的地划动手机屏幕,忽然看到了一则画面暖心治愈但用词夸张的广告:

一个人生活孤单寂寞冷?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却又想独立?找我们滴滴小龙就对了,各种性格的小龙陪你暖心成长!请联系我们:666-7201231

这种东西一看就是噱头,他达达利亚才不会上这种当。

一小时后,一条小龙敲响了达达利亚住所的门。

“您好,滴滴小龙为您服务。我是您点的小龙钟离,这是我的工牌,请过目。”

做工精致的工牌上印着一张员工照,鎏金色的眼睛里像是装了琥珀一样好看。但是,照片上的明显是成男模样,来的却是一只幼龙。疑惑之间,钟离已经进了屋四下打量,房间整体很干净,除了乱扔的衣服和乱成一团的被子。

看到达达利亚盯着自己,钟离站好解释道:“照片上的人的确是我,我会随着您的照顾慢慢长大的。”

原来是这样吗,不过也好,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学会怎么照顾别人了。达达利亚收好工牌,“不用叫您,叫我达达利亚就行。”

钟离听罢,浅浅笑了下,“好的,达达利亚。”

那一瞬间,达达利亚心跳好像停了一拍。

早晨的阳光很好,可达达利亚并不打算在周末早起。拍掉辛勤叫唤的闹钟,达达利亚翻了个身打算睡个回笼觉。

意识模糊间,好像有什么在推他。

“嗯…怎么了钟离?”

钟离已经穿戴整齐,此刻正半趴在床边轻轻推着窝在被子里的人:“我饿了,快起床做早饭。”

达达利亚又往被窝深处缩了缩,“冰箱里有面包和鸡蛋,煎一下就能吃。”说完又要睡。

小龙甩甩尾巴,跳上床直接掀了被子,但钟离不知道达达利亚有不穿衣服睡觉的习惯,一秒后一声惨叫响彻房间:“钟离——”

小龙无辜地抱着被子站在一边,好像被达达利亚的叫声吓到了,小声说:“我不太会用人类的工具。”达达利亚火速拽过睡裤套上,揉了一把小龙的脑袋,方才的震惊和生气在看到钟离委屈的样子后烟消云散,“等一会啊,我去做。”

作为高质量单身男性,达达利亚很少吃早饭,就算吃也是用一杯牛奶应付。但今天达达利亚甚至在吐司里加了培根番茄和生菜,又热了牛奶,唯恐钟离吃不饱。

钟离捂着肚子满足地砸砸嘴,“很好吃,谢谢。”

“不用道谢,这样显得咱俩很不熟一样。”达达利亚嘴里叼着片面包去先盘子,小龙就跟在他后面看他忙活。

“有时间了我来教达达利亚煮粥,一直吃同一种食物对身体不好。”收拾完后,达达利亚抱着钟离在客厅看电视,达达利亚问道:“你不是不会用人类的工具吗?”

“但是我会喷火,”钟离抬起头骄傲地说,“以前在野外的时候我就自己喷火做人类的食物吃,只是有时候会把肉烧糊。”

这还是一只喷火龙?达达利亚举起钟离细细打量,钟离也很配合地喷了一点火星。

“哇,坏龙龙。”将小龙揉进怀里,一人一龙在地毯上打成一团。

达达利亚以前只知道猫猫狗狗要梳毛,没想到龙也要顺毛。

钟离从携带的小箱子里拿出一把小刷子,然后自然地趴在达达利亚大腿上将尾巴举高,“达达利亚,梳毛。”

非常理直气壮地要求,但达达利亚很乐意。

原因无他,钟离尾尖的祥云实在太软太好揉了。说着梳毛,其实是达达利亚先把本来没多乱的祥云团揉的很糟糕。在受到钟离不满的眼神后,才安分下来一点点地将缠在一起的绒毛梳理开。

“梳毛也是照顾的一部分吗?”达达利亚问道。

舒服到发出呼噜声的钟离听到这话,立刻收回尾巴坐好,认真地说:“当然,以后的周末清晨,可以为陪在你身边的人束发,一定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钟离一本正经的说着,达达利亚的思绪却越飘越远。钟离也是长发,某个闲暇的周末,他们从床上醒来,或许眼里还带着未散的睡意。钟离瞌睡着坐在镜子前,达达利亚在他身后,手指穿过柔顺的发丝,理顺后慢慢系上发扣。

“达达利亚?”钟离伸手在发呆的人面前晃了几晃,青年才像如梦初醒般,只是脸上莫名多了两片淡淡的红晕。

“抱歉我走神了。”说着将小龙重新揽到怀里,呼噜声再次响起。钟离凑上去,把角送到达达利亚手心里,“可以…再摸摸我的角吗?”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 转眼就快到了回至冬的日子。达达利亚心里更坚定了一个想法:他不想相亲,至少现在不能。心里总有一块地方莫名空虚,但能填满那处的事物总是寻不见。

“你心情不好?”钟离在达达利亚身边坐下,最初的小龙已经长成了清冷的美人。达达利亚头埋进枕头里,闷声道:“我要回至冬了,可能还要娶老婆。”

房间里沉寂下来,许久,钟离开口问:“我们的契约要到时间了。”

什么契约?达达利亚抬起头,钟离却进了浴室。

苍达达利亚喜欢上了一条龙,还是在因为一则广告认识的。现在当事人很痛苦,家里逼着回去,但他却不能告白,他和钟离最开始就是单纯的金钱关系。

“咔嗒,”钟离裹着浴袍出来,直接跨坐到达达利亚腿上。

“钟离?”腿上奇怪的触感告诉达达利亚,浴袍下是真空的。

钟离撩起耳边的碎发,黏乎乎地蹭上来,“我想过了,既然我的责任是帮助你成长,那么我理应教会你鱼水之欢是怎样的。”

“等等钟离,怎么,唔——”达达利亚眼睛睁大,钟离的面容近在咫尺,他喜欢的人,不是,喜欢的龙吻了他?后来两个人好像都失控了,达达利亚只记得钟离哭了,为什么要哭,你也舍不得我吗?

事后,钟离迷迷糊糊地问达达利亚要工牌。

“要那个做什么?”达达利亚想起了那个第一天就被收进盒子里的牌子。

“回去跟店长交代,之后我可以再接单。”还没分别就想着无缝衔接,达达利亚泄愤般的在钟离脖子上咬了一口,惹得怀里的人一阵颤栗。

“如果我带你走呢,不让你回去而是跟我回至冬。”

钟离眼里好像亮起了一点光,随后又像是在担心什么一样灭下来,“我和店主有契约,要付五倍的摩拉…”

“把你店长的联系方式给我。”

“嗯?”

“我像是很穷的人吗?”达达利亚当即加上了店长的联系方式,简单说了几句后直接转了十倍的钱过去。钟离在一边看得嘴巴都微微张开,像是不敢相信达达利亚能随手拿出这么多摩拉。

店主表示钟离还有些东西留在店里,明天可以去取。达达利亚算了下时间,买了两张三天后去往至冬的船票。

看着开心到四处甩尾巴的龙,达达利亚觉得在回去前得跟家里打个电话,让母亲不用再担忧他的婚事了。毕竟,他现在已经有老婆了。

15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