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利亚清清嗓子

本篇不会细修了,随便看看吧,就当个降智甜饼
当一堆平均年龄四十五岁的亲戚聚在一起会怎么样。

聊天八卦,家长里短,但是至冬。

壁炉里的木柴燃烧噼啪作响,暖黄色的火光温暖,红醋栗酒闪着微光,杯底与木制的桌面相撞声响清脆,喧闹的人声伴着菜肴的香气飘出窗外融进松软的雪层。

达达利亚抓了一把瓜子,五香味的,自从璃月的文化输出不能阻止大街小巷传唱后,饮食习惯也成功抓住至冬人的胃口,毕竟之前家长谈话的陪伴品是火水配大列巴,听故事听着听着就没了尾巴,一个个趴了,哪像瓜子这么带劲。

邻家的小孩打架给打掉一颗门牙,家长怒气冲冲的上门后发现对面是个小姑娘,家长沉默两秒后揪着自家崽后衣领就回了家再送了一顿揍,然后后来俩人定了亲,据说是因为那小孩听信了璃月话本子,回家大言不惭,越喜欢就要越欺负。

哟,达达利亚感觉颇有意思,连嗑三颗,不打不相识啊。

咔嚓咔嚓咔嚓。

领居家的朋友家的孩子考试失败,满分一百五考了五十五,于是一怒之下决定从此浪迹天涯,告别数理化,谁成想刚收拾完小包袱,家里就做好了饭,于是光荣决定吃完再走,然后就走不了了,家长问的时候委屈的把包袱一丢,嫌吃撑了走不了。

哟,达达利亚深有共鸣,再嗑两颗,这孩子实诚。

咔嚓咔嚓。

邻居家的朋友家的远方亲戚家的一孩子,从小机灵,无论是成绩还是性格无可挑剔,只有一样不好,对介绍的婚事一概不接受,端的是一派不入红尘,后来半夜玩手机被戳穿秘密,早跟人在网上谈了,按时间追溯,属于早恋。

哟,达达利亚幸灾乐祸,又嗑一颗,好一招瞒天过海。

咔嚓。

他亲爱的母亲的目光精准落到达达利亚脸上,眸子一眯,微微一笑。

完蛋。

达达利亚浑身一激灵,慌乱坐直,确定今天衬衫的扣子扣齐了外套乖乖穿了被子叠了,唯一干过的错事就是偷了托克两块糖。

“说起来,阿贾克斯今年也不小了吧?”脸熟的亲戚突然开口,“二十了吧,唉,我还记得小时候这孩子就活泼。”

手里的瓜子突然就不香了,达达利亚无力的扯出微笑。

“对啊,那时候就属阿贾克斯最好动,就那么小还要拿着树枝单挑璃月石头人呢,还要征服巨龙来着?”

他就不应该来,达达利亚无力的维持微笑,嘴里的瓜子险些没把他噎死。

“就是啊,我记得阿贾克斯当时… …”

“是吗,我记得… … ”

小学没满分怎么样啊,中学打架又怎么了啊,这跟他未来人生走向真的有联系吗,合理吗,你们之前讨论的话题跟现在说的有联系吗?

达达利亚如坐针毡,偏偏被一众亲戚用眼神洗礼且自家母亲也加入了讨论,走又走不了,只能尴尬赔笑。

话锋一转,他亲爱的母亲撂下瓜子皮,突然瞥了他一眼,“阿贾克斯,你也早成年了。”

达达利亚沉默。

没记错的话,他今年才二十而已,是不是太快了这种痛。

眼见得一桌子人的目光越来越热烈,神采奕奕的仿佛下一秒就能揪起他丢进至冬相亲大会,达达利亚清清嗓子,装出一副黯然样子,跟桌上堆了小山的瓜子壳对视,声音无奈。

“真是太遗憾了,我要去璃月出差一段时间的,”达达利亚叹了口气,拼命压抑唇边的笑意,保持微勾的弧度是至冬人最后的要强,“还是下次再去……”

“璃月?璃月也好啊,”他的母亲挑眉,如出一辙的蓝眸随即弯起,“听说璃月的姑娘知书达礼温文儒雅。”

……啊?

没等达达利亚反驳,一桌人已经火水再添几杯,兴致盎然的开始出谋划策,什么到了至冬后带着一起打猎冰钓打雪仗的具体活动都列出来来了,流程熟捻的仿佛排练过上百次,只差他点头允诺会带人回来。

达达利亚被弟弟妹妹簇拥着上楼收拾行李,嘴上含糊应付着带人回家的话,不大的声音淹没在小孩子叽喳的笑语声里,落在听话的耳中变了一番意思。

“我现在对……姑娘没意思……”

一桌亲戚突然停下来嗑瓜子。

至冬孩子成年早,到了达达利亚这个年纪结婚的大有人在,民风又热情开放,所以带外籍人回来的也不少见,男女都有,而达达利亚打小在海屑镇声名远扬,成为外交团的十一执行官后更是在至冬也声名远扬,只可惜就是单着,对姑娘的各种示好更是一概不受。

不受姑娘的……

对姑娘没意思……

“阿贾克斯的意思,是不是会看上璃月的先生啊?”

恍然大悟的眼神彼此传递。

原来如此,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是阿贾克斯的话,能找到就是万幸。

逢年过节寒暄完后,提起孩子的顺序从大到小挨个轮,到他的时候总是摇摇头,接着一句阿贾克斯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

十岁的时候是太好动,安定不下来。

二十岁的时候是没遇到合适的缘分,安定不下来。

十岁的阿贾克斯内心白眼一翻,笑吟吟的点头,转眼把训话的人的钓竿折了,一脸无辜的眨眼道歉。

二十岁的达达利亚内心白眼一翻,笑吟吟的点头,转眼将行李踢到床底,扒拉出手机上号发表单身宣言。

@公子:

爷们要战斗爷们要战斗谈个毛线恋爱。

谈恋爱不如冰钓,冰钓出来的万一是只章鱼还能吃。

深夜发这种东西,精神状态堪忧。

散兵深感奇特,秉持着关心同事的良好传统,四个字表达浓浓的关切。

“你没事吧。”

随后给他推了一个治疗脑瘫的医生,言辞间满是恳切。

“看看脑子去吧鸭头。”

达达利亚深受感动,反手推了一个治疗脑萎缩的医生过去,言辞间满满的情谊。

“你也是。”

感人的同事情。

临行前冬妮娅在他上船前拉住大衣角,小姑娘一脸认真,“哥哥,妈妈说让你带个嫂子回来,还有……”

达达利亚蹲下跟她平视,无奈的勾唇,“妈妈还说了什么?”

“带个嫂子先生也行。”

达达利亚险些身子一抖,直直栽进海里去,毁了一世英名。

他是直的,直的!

“妈妈误会了……”

冬妮娅颇为意料之中的点点头,“嗯嗯嗯对对对。”

或许无语才是他的母语,达达利亚木然的揉揉小姑娘发顶,清清嗓子,语气温柔,“回家吧,哥哥尽量。”

璃月一行,勉强算是公费假期,达达利亚将大衣团团塞进行李箱底部,叼着一块pryanik 关上舱门–愚人众会有人搬走行李,这不是他需要在意的–蜂蜜生姜再加上蛋黄和肉桂,他老烤不出完美的形状,跟方方正正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所幸璃月没人再因为饼干烤不好一路联想到娶不到媳妇孤独终老。

来璃月纯粹是因为工作的调动服从安排,那么顺便在上岗之前接触一下当地风土人情,可算不上过分,达达利亚敲敲桌子看了一眼潘塔罗涅的拨款金额,满意的弯眸一笑,“劳驾,叶卡捷琳娜小姐,能告诉我如果想游览璃月的话,请谁做导游最合适吗。”

反正这次来璃月算得上是度假,视察的任务甚至不需要写任务报告,那么游览一下异国的风景也是不错的消遣。

“公子大人,若是想寻找知晓的导游的人选,自然是往生堂客卿,钟离先生。”

往生堂的客卿先生长相真是拔高了璃月导游的颜值平均线,鲜红的眼尾殷红的唇,璀璨的金眸泛金的发尾,一笑起来耳边的流苏摇晃,达达利亚当即立断,这就是要跟我回至冬的人啊,得想个办法把他拐回去,第一步是先加上V。

机会往往来的让人措不及防。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所以资金管够,虽然不包吃包住,但摩拉任取,潘塔罗涅那家伙大概不会高兴他的摩拉被用来替一位漂亮先生买下中意的藏品。

但谁管他呢,达达利亚利落的伸出手机,接过包好的檀木发簪,扭头笑得开朗,“先生?”

漂亮先生微微点头,金瞳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懊悔,眉眼一低,嫣红的唇轻启,“实在劳烦公子阁下,此物制作精细,不买可惜,不巧这次出门匆忙竟忘带了钱包,实在惭愧。”

叶卡捷琳娜诚不欺我,往生堂的客卿先生是个妙人,身段一等一的好,嗓音温润,知识渊博,一路上净盯着人家眉眼看的入迷,风俗故事擦耳而过的达达利亚摇头否认,“听先生讲这些璃月风俗可帮了我大忙,一点摩拉而已,先生不必在意。”

北国银行取出的摩拉到账声音清脆,买点客卿先生喜欢的物品还构不成压力,毕竟连见多识广的钟离都开口赞叹值得一买,用那双灿金的眸子藏着期待的情绪看着他,那么买下也无伤大雅… … 他初到璃月,人生地不熟,跟这么一位先生打点好关系做个人情也是好的,反正大不了再取。

达达利亚算盘打得好,钟离却轻轻摇摇头,“公子阁下慷慨,只是这摩拉不能不还… … 不如阁下先与我加个好友。”

什么,带手机了吗原来。

好机会。

达达利亚飞速达成目的,公事公办的大号头像严格选用至冬风景照,名字透露着浓浓的敷衍–公子,好友清一色的两个字,朋友圈冷漠的可以,转发的要么是至冬新闻要么是同事绯闻,与本人风格极不符合。

无独有偶,钟离的头像出乎意料的是一只猫猫龙,名字据客卿先生描述是往生堂堂主据理力争强硬更改,从过于实诚的钟离硬是V我五十往生堂半价,后又被合理和平讨论更改为客卿,朋友圈画风干干净净,风景照推荐食品甚至推销套餐也毫不违和。

倒也不是不想加小号,毕竟大号没怎么用过,除了一篇单身宣言切错了号,达达利亚笑眯眯的将客卿先生设了特别关注,在钟离低头打量发簪的时候无奈的抿抿唇角,只不过初次见面,这种传统璃月人喜欢的一定是有事业心有上进心的,所以小号那些乱七八糟的需要先清理一下,挨个威胁同事闭嘴我找到真爱了才能放心大胆追。

“咳,我请先生吃饭吧,”达达利亚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就当谢谢先生带我逛这些地方了,很有意思。”

钟离点点头,“劳烦公子阁下。”

“先生叫我达达利亚就好了,公子阁下听着太生分了,”达达利亚笑着凑近,年轻人目光清亮,笑起来满满的活力,叫人心生好感,“午饭想吃什么?”

妈妈要求回家的时候带人,那么朋友过去也行,暂且不理;无聊的同事又在互掐,进去踩一脚,好机会不能错过;小号清理干净,塑造了一个阳光开朗善良的形象,找个机会让钟离先生加一下,就说是私人号,刻不容缓现在就办。

偏偏钟离先生作息健康,达达利亚信息发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提早一步发了晚安过去,徒留年轻人盯着十点二十九不可置信。

明明长的那么年轻,作息却这么老干部吗,达达利亚只能按捺住汹涌的少男心,扼杀了自己打好的八百字腹稿,“那先生晚安,先生加一下我的个人号吧,当时切错号了。”

刻意找的大头独角鲸头像一看就跟猫猫龙适合贴在一起,如出一辙的简笔画风格细细探究就能发现狼子野心,只可惜钟离先生给至冬青年一早的糖衣炮弹外加困意汹涌组合起来懒得细想,金眸半睁半合,丝毫没有被窥伺的危机感,“好。”

没事鸭:先生晚安

没事鸭:小狐狸转圈.jpg

客卿:晚安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天要下雨客卿要嫁人只要功夫深客卿到我家,只要成功打开睡前晚安早起早安的大门,就代表了留下印象,把人追到手指日可待。

达达利亚得意洋洋,清清嗓子,点开相亲相爱愚人众,不存在的尾巴翘上了天。

孤傲、鸭少:@所有人 爷们战斗什么,爷们就应该谈恋爱,向我看齐,走向抱拥客卿先生的未来!

孤傲、鸭少:他真好看,像我老婆

孤傲、鸭少:先生!!!!我命运般的阿芙洛狄忒,塞纳河畔的春水不及你,保加利亚的玫瑰不及你。你是神灵般的馈赠,你是上帝赐予我拯救我,使我的灵魂受到洗礼与升华。你是我黯淡升华中一束光亮,你是你照亮了我黑暗的生命,你为我黑白的世界填满色彩,使我得到新生。看到你,我如临仙境,在厄瓜多尔荡秋千,在夏威夷岛冲浪,在清迈放飞天灯,在希腊梅丽萨尼洞泛舟穿梭,在土耳其卡帕多西亚空中漫步。你的一瞥一笑在我心头舞蹈,我全部的心跳都随你跳。我飞奔,我猛跑,我高举手臂,我欢呼雀跃,我在5号21楼的阳台跳起探戈。太美了,你是我的神,我被辣到泪流不止,喷涌而出。我的眼泪从眼眶里高压喷射出来打穿屏幕,飞过珠穆朗玛峰,飞过东非大裂谷,飞出太阳系

狂傲、散少:你没事吧。

孤傲、鸭少:先生!!!(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孤傲、鸭少:钟离先生!!!(阳光且健康的跑步)(跨栏)(阳光且健康的跑步)(三分投球)(七彩广播体操)帅哥啊!!!(扭转呼啦圈)啊啊啊啊啊啊!!!(三分投球入框)(跳舞)(随风飘荡)(自信)(幸福)(沐浴阳光)(冲刺)(舒坦)(头不昏了)(胸口无不适)(精神振奋)(食欲大增)(脚步轻盈)(温柔)(暖心)(宁静)(热爱生活)(清风徐来)(亢奋)(奋发图强)(强身健体)(体内有热流涌动)(上房揭瓦)(跳舞)(冲出银河系)(有劲儿)

狂傲、散少:啧。

孤傲、鸭少 已被移出群聊 相亲相爱愚人众

狂傲、散少:他去璃月干嘛的

逆天、潘少:视察北国银行业绩,顺便探查一下璃月对至冬开放市场的风向,你也知道一直是璃月的产品畅销至冬,我们需要寻找改变璃月对至冬看法的方法。

狂傲、散少:… … 呵,那看来他是想通过联姻这一条路了,伟大的牺牲精神。

至冬大实践家阿贾克斯曾经说过,死缠烂打装巧卖乖才能打入敌人内部,进而打入恋人内部。

钟离对他的小心思察觉一二,感觉颇有意思,年轻人分明揣着别的暗流涌动却能忍得很好,对他的生活关心的恰到好处又不过分,把想要的信息套了个遍,像只收敛爪子的狐狸。

… … 以普遍理性而论,对一个导游这么上心不符实际,唯一的可能就是达达利亚或许真的是想跟他在一起。

钟离将达达利亚新送来的瓷制摆件收进博古架,伸手将鬓角过长的发丝挽入耳后,今日的眼尾红胭脂涂得浅,看得胡堂主啧啧有声。

胡桃捧着一手瓜子,“你不会真看上那个至冬执行官了吧。”

钟离回答避重就轻,“达达利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想不到嘛,我家客卿先生也有了喜欢的人啊,”胡桃点点头,“行吧,本堂主支持。”

毕竟客卿先生孤单一人实在寂寞,找个人陪陪也好,小堂主颇为操心的叹了口气,那个至冬毛子看起来也不像窥伺客卿的坏人,给一次机会也未尝不可。

达达利亚站在门口却听歪了方向,没听全的谈话后果是害的年轻人神情阴郁。

钟离先生有了喜欢的人?

谁?

他怎么不知道?

啧。

看来回至冬的船票可以订上了,达达利亚将手里的玉石坠子一抛一接,家里人可都应该等不及了。

有事鸭:“先生… … QAQ”

客卿:“?”

客卿:“达达利亚,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有事鸭:“… …妈妈要我带人回至冬,可我在璃月人生地不熟的,回不起了呀先生。”

有事鸭:“我带先生回去好不好?拜托了先生,先生不会拒绝我的吧?”

有事鸭:“先生!”

钟离仿佛幻视到了年轻人一脸无辜期待加委屈的表情,客卿先生在胡堂主视而不见的默许下,弯了眸子。

客卿:“好。”

实际上面无表情完成撒娇耍赖卖萌的达达利亚低低笑了声,“防备心真差,万一被卖了呢,先生。”

手上倒是实诚的连发三条小狐狸撒花。

胡桃的语音不合时宜的插了过来。

“误工费十万摩拉。”

就这样当彩礼可太少,达达利亚果断打了三百万过去。

至冬雪峰连绵,雪原辽阔,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们自有一番热情,达达利亚惴惴不安的替人整理围巾,看着那双露出的眼睛语塞,最终也只是笑笑,凑到先生耳边小声开口。

“就快到了,先生。”

人是他从璃月哄来的,万一先生知道他此行的身份是儿媳妇… …

啊,早知道应该再等一会,确定先生的意思再… …

达达利亚唇抿的笔直,跟客卿先生十指相扣的手俞收俞紧。

“不必紧张,达达利亚,”善解人意的钟离先生反而劝解起来,声音透过厚厚的围巾温润不减,“我来了。”

太会了,根本抵挡不住这种璃月美人,达达利亚意志坚定,敲门的手青筋暴起,落到门板上却如春风化雨,几乎听不见。

“先生改口叫我阿贾克斯吧… … 我家里人都叫这个。”

当一堆平均年龄四十五岁的亲戚因为家里一朵母单花宣布带人回来,所以聚在一起会怎么样。

热情温柔,喜气洋洋,但是至冬。

钟离先生知书达理温文儒雅,相貌出众学识渊博,简直像是阿贾克斯绑回来的。

他亲爱的母亲眉眼弯弯,端着红茶和甜点对着先生嘘寒问暖,越看越满意,在钟离被小孩子们包围起来后,突然眉眼一凛,蓝眸眯起,至冬语输出。

等等,不是绑回来的,对吧?

达达利亚清清嗓子,颇有底气的回答。

“当然不是,钟离先生自愿跟我回来的。”

哦,那也不是骗回来的,对吧?

达达利亚卡壳,心虚的看了一眼被一众孩子送了满怀花的钟离后气势单薄。

“… … 算是,先生还不知道我喜欢他。”

怎么不是呢,他是个骗子,把那么好的人骗到他身边,包藏祸心却隐瞒。

既然是自愿的,那么当然不可能单独安排一间客房,阿贾克斯的房间干净敞亮,睡两个人不成问题。

达达利亚捏着手机靠在床上神情低落,看起来像被雪打歪了的晴天娃娃。

钟离抱着一怀向日葵走近,俯身看他,“你不高兴吗?”

达达利亚深吸一口气,“先生,我接下来的话,你千万别害怕。”

“好,”钟离坐下,任由他牵上自己的手,“你不高兴是因为?”

“我喜欢你啊先生,妈妈根本没催的那么急,我就想骗你来至冬… … ”

钟离挑眉,“Я знаю”(我知道)

“?”

达达利亚当机。

故事是要两个人才能继续的,不巧的是,他略懂一点至冬语并且听力不错,追溯到更久之前,估计是至冬青年忘记屏蔽他的一条宣告。

@公子

我要追到钟离先生!!!!

女皇在上我爱他!

年轻人炽烈的情感可见一斑。

达达利亚清清嗓子,在一桌人的注视下思路清晰,吐字掷地有声。

“哥有老婆。”

22 个赞

香,太香了:drooling_face:

谢谢喜欢~

1 个赞

什么伪单纯鸭头拐跑客卿的剧情真的是太喜欢了!谢谢妈咪做饭!

哎嘿,谢谢喜欢

达达利亚成功完成任务!解决了被七大姑八大姨盘问的危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话说什么时候能喝上喜酒?我随200坐寡妇那桌 :yum:

份子钱给我就好

我帮你安排()

芜湖,老师好会写w钟离先生实在是会钓了hhh :tiantang:
至冬小年轻被狠狠拿捏,但是有老婆 :de1:

可恶!知道了知道了,达达利亚的老婆是钟离!

随200,我坐冬妮娅那桌

给我,我安排

显而易见啊宝贝()

谢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