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报警呗◇续

有后续大概是纯属我沾点什么……

旧设:谢邀,宁可撑死吃四人份的饭都他妈不分享

临近暑假,钟离的工作开始忙了起来。

治下派出所隔三差五就是小孩打架斗殴,父母协商无果要去验伤,钟离整天各家医院跑。

这天又到了水达住院的那家医院,旧设拎着饭盒在电梯里和钟离打了个照面,头部微不可见的动一下就算打招呼了。

钟离:……

那孩子不会还住院吧,自己下手有这么狠吗?

工作结束后,钟离随口和医护人员问了句,得到回复住院的不是雷达,还是水达。

水达晕血,楼层小护士多多少少对这一家三兄弟的大哥印象深刻,长的帅还嘴甜,就是有点野,大半夜头上裹着纱布来看弟弟,不知道两人聊了什么,雷达伤口裂了,水达差点被血腥味当场送走。

说好的几天前出院又被迫延迟了。

钟离:有点失望。

他买了篮水果和百合花拐回去看水达。

钟离进去的时候,水达以为是医院里医生,抬起来刚要打招呼就看到上次笑着说“也可以先把他敲死再看”的法医拎着一篮子宛如邻居家上坟用的果篮和白百合……

吓得水达当时就往后面退了退,钟离眼疾手快拽住他,没让他从床上掉下去造成三次伤害。“只是来看看你,不必如此紧张。”

虽然水达看起来是纯情小弟弟,可到底是雷达双胞胎亲弟弟,话过几句风格就变了味。

水达:“那他都摸了还没什么事都没有,我都被敲成这样了,就不能看看吗?”

钟离:?

“看什么?”

水达“那个……”

脸上还维持着笑的钟离法医已经想好下次带最高规格的白菊花扎成的花圈来看这孩子了。

当场钟离转身就要走,他这一动,白大褂上沾的血就露了出来,水达捂着眼睛:“医生……我晕……”

钟离把他的嘴捂住了。

他觉得这孩子脑袋还想再来一下,但还是脱了裤子坐在水达腿上,膝盖分开一点让水达看,就当是打错人的报应。

下次遇到另一个,钟离冷笑一声,尚未想好怎么把雷达送进来,对面水达就捂着鼻子开始流鼻血了。

钟离头一次遇到晕自己血的,手忙脚乱处理干净血以后,水达才发现钟离刚刚一直都没穿裤子, 水达还没从晕血后遗症里脱离出来,一抬头对上钟离的屁股,心想这就是天堂吗,死后的待遇也太好了吧,一边伸出了手去摸……

钟离本身身体是属于比较敏感的,加上这个人又比自己小太多,羞耻心加持下很快就淋了水达一手的水,大腿上也是黏糊糊的。

小水达很快就硬了起来,还要和钟离装可怜:我头晕……医生,呜……(被钟离捂住嘴)

钟离到底记得水达晕血这回事,手指抓住了下半截,没敢让他都进去。

病房外来送饭的旧设:你们要不要看看你们在干什么。

叹了口气,开始吃饭。

吃三人份的饭。

钟离第一次上门的时候,达达利亚家只有旧设在,他放学早,挥着刀在厨房做饭,钟离跟着他进来,往日里冷冰冰的小孩突然发难,钟离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被旧设推在了沙发上“还有四十分钟他们放学,你也不想被三个人一起上吧。”

“法医?”他忽然笑了下,钟离这才发现他卷长睫毛下深色的眼睛里藏着和兄长们一样的欲望,并不会因为年纪小就变了本性“不学擒拿格斗吗,这么弱。”

钟离:……

他很想说如果不是已经敲进去一个小朋友了,你们仨现在应该都并排排躺在同一间解剖室。

水雷回家的时候,旧设在厨房里做饭,夏天的温度颇高,开了空调还是很热,小孩脖子里挂着条围巾,一边炒菜一边擦汗。

钟离坐在客厅逗狗。

雷达没想到他真来,当即扑过去“你怎么来啦”慢了一步的水达在心里骂骂咧咧也在钟离另一边坐了下来,两人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把钟离架在中间。

“看狗。”

雷达:?

水达:?

水达前几天说家里小狗生了一窝串串,钟离喜欢狗的话,可以挑一个抱回去养,没想到钟离第一次上门就是来领小狗,两人当即神色阴了下去。

钟离疑惑,“不可以吗?”

雷达水达相视一眼:“?”

水雷:“汪……”

钟离怀里的狗嗷呜一嗓子吓得又闭了嘴。

等旧设做好四菜一汤的时候,卧室里已经传来了不可描述的声音和……不伦不类的狗叫。

旧设看了眼桌子上的菜,特意熬的腌笃鲜冒着热腾腾的气,只不过现在看着都有点反胃,他拆了双新筷子慢慢开始吃饭,每嚼一口就默念一遍下次就把你们全部都埋了。

“……唔……别一起……”

吃个屁。

我他妈现在就打110。

后:

后来他们在医院看着钟离单手制服不配合的嫌疑犯才知道当初灭火器那一下真是给登徒子的温柔一磕了。

雷达很大概率是选了医学相关,不是法医就是临床,近水楼台也得不了月嘞。

水达大概是毕业以后比较赚钱的专业,养家糊口,试图抓住老婆的心。

旧设不是建筑土木考古就是园艺吧,还惦记着把他哥都埋了的事。他真的,哥哥们哭死。

9 个赞

总感觉旧设是最被欺负一个

切片是好文明(✪▽✪)嘿嘿喜欢

阿旧:埋头苦干,不闻窗外事

嘿嘿,越切人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