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随意使用友友球

宝可梦AU 仍然是半年前的旧文搬运存档 很粗糙很粗糙很粗糙……

不知道传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最近只要是居住在璃月北部地区的宝可梦训练家,都听说了这件事:神秘且充满危险的无妄坡森林里出现了一只全新的宝可梦。
一只还没有被宝可梦博士们纳入图鉴的宝可梦!这种诱惑对于宝可梦训练家们来说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于是跃跃欲试的训练小子们纷纷带上自己的各种精灵球,打破了无妄坡森林长久以来的清净。他们秉承着训练家锲而不舍的精神与掘地三尺的耐心,把无妄坡闹得天翻地覆。然而且不说大部分人连神秘宝可梦的影子都没见着,就算是个别自称见到了神秘宝可梦的,他们当中也没人能够成功使用自己的精灵球进行捕捉。
“哎,肯定是你们打不过人家吧。”别人这么问道。
那些捕捉失败的训练家们自然也不会轻易承认技不如人:“是那只宝可梦太狡猾了!往往还没等我们发起战斗,它就已经溜走不见了。果然是狐狸宝可梦,逃跑是很有说法的!”
不管真相到底如何,那是一只狐狸宝可梦的情报倒是得到了大家的共识。

困难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士来做。
捕捉研究神秘宝可梦的任务,就这样落在了璃月研究所的钟离博士身上。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他带着几个得力的宝可梦小助手和一堆精灵球,踏进了无妄坡森林的土地。
这无妄坡森林,是璃月最有名的几个野生宝可梦聚集地之一。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风景宜人的荻花洲和宁静秀丽的渌华池无疑是捕捉宝可梦伙伴时的更好选择。原因说起来倒也很简单,一是无妄坡森林的宝可梦往往拥有战斗力高和不易捕捉的特性,二是这片土地还有着许多与鬼怪有关的传说故事。
十个璃月人,八个多少沾点儿唯心主义。久而久之,除了特殊的机遇出现,否则大家一般情况也很少涉足这片幽暗的森林。
要说也不能怪训练家们胆子小,这无妄坡可能确实不太普通。钟离一踏进无妄坡,就感觉光线从白天转到了夜晚,只有暗淡的萤火虫光亮在空气中游荡,四周还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灵球,释放了里面的梅花木木枭。
“胡桃,帮我照亮一下。”
顶着一顶奇怪黑帽子的红褐色木木枭扇着翅膀从大师球里飞了出来。这个长得像猫头鹰一样的小东西吹出了一个半透明的发光气球,叼着它交到钟离的手里。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钟离接过气球时感觉有视线在盯着他。
“胡桃,我忽然略感疲惫,可能要先休息一下。你也先回精灵球里休憩如何?”
“叽咕?”木木枭困惑地歪了歪脑袋,还是顺从地回到了精灵球里。

咔嚓。
是狐狸踩到树枝的声音。
达达利亚赶紧提起前腿来,绷直了身体。他警惕地看向前方树下的那个人影,还好还好,对方似乎睡得正香,一点没被灌木丛里的异响吵醒。
大狐狸缓缓地蹭到了钟离面前,打量着对方安静的睡颜。
虽然宝可梦一般情况下很少主动攻击人类,但的确也存在一些以人类生命为食的危险宝可梦。无妄坡森林里的不少幽灵系宝可梦,就是这样的存在。
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戒备心这么低?
达达利亚往前探了探身子,和钟离凑得更近了。他的耳朵在空气中抖了两下,透露着主人的困惑与不满。
但不管怎么说,男人的这张脸睡觉时看起来软乎乎的。睫毛让人想到被子,柔软又绵密,鼻梁也很高挺,好像由美丽的玉石雕刻而成,最后是嘴巴,睡觉时还会不自觉微微张开……
达达利亚毛茸蓬松的大尾巴忍不住来回摆动了两下。他吸了吸鼻子,准备和睡美人凑得更近一点。
狐狸的嘴巴张开,尖牙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睡美人忽然睁开了双眼,璨金色的明亮眸子里映出了一只惊恐炸毛的狐狸宝可梦。
“抓到你了。”
呜呜,坏狐狸明明只是想衔走睡美人头发上落的叶。

达达利亚在精灵球里憋了好几个小时,才终于等到钟离博士风尘仆仆地把他带回研究所。
“可以出来了。”
钟离已经换回了别着自己名牌的白大褂研究服,他坐在研究所的模拟环境室里,用左手食指轻轻点了点右手里握着的绿色精灵球。
伴随着一道闪光,体型庞大的狐狸宝可梦跳出精灵球,第一反应就是扑上来用脸蹭着钟离的身子和手,还不停发出委屈的呜咽声,好像在埋怨钟离没有早点把他放出来。
“甚为有趣……看来这种友友球的效果确实不错。”钟离博士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闹腾的大狐狸,另一只手把精灵球放到身旁的研究桌上。
和传统的红白色精灵球不同,这种名为“友友球”的绿色精灵球是一种有点特别的球。被友友球捕捉到的野生宝可梦会立刻和训练家变得亲密起来,因此这也是最近很受年轻训练家们欢迎的一种精灵球。
对于宝可梦研究者来说,使用这种精灵球对研究对象进行捕捉,也极大地方便了他们的研究过程。被成功捕捉的宝可梦们往往会对研究者产生强烈的依赖感——就比如现在整只狐都快贴到钟离身上的达达利亚。
“我叫钟离,是璃月宝可梦研究所的研究员,很高兴认识你。你可以说话吗?”钟离一边给大狐狸梳着毛,一边把它试图去咬自己胸牌的嘴巴轻轻移开。
通过对体型和外表的初步观察,钟离基本可以判断这是一只至少进化了两次的宝可梦。再加上这只宝可梦的血统明显非常稀有,从过往的研究成果来看,十有八九已经具备了交流能力。
“不会哦,喵喵。”大狐狸眯起了眼睛。明明发出了清澈好听的年轻男人的声音,但还要在这里故意使坏。
钟离博士重重地叹了口气,扭过身子靠在研究桌上,在记录表上写着什么。他一边记,一边相当真情实感地说:“嗯……原来是只小哑巴,颇为遗憾。”
语气是真的很痛惜。
“谁哑巴啦!”狐狸不满地把前腿架在钟离的大腿上,“不许瞎写!”
“宝可梦种类?”钟离没有回头搭理达达利亚,还在一本正经地沉思着表格上要记录的内容,“基于刚刚发出的喵喵声,应该是猫咪宝可梦。”
“?”
达达利亚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声地在钟离身旁“嗷呜嗷呜”了几声。
“智力……”钟离继续记录着,“从刚刚的一连串行为来看,智力水平有待提高。”
“嗷,不对——钟离!!!!”

“钟离先生下午好啊,”走廊上迎面而来的研究员非常自然而然地拍了拍钟离的肩膀,算是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立刻被他腿边同行的橙毛狐狸给吸引了注意力,“效率这么快?这就是新的那只宝可梦吧?”
“准备上训练场去,”钟离友好地点头致意,“这是达达利亚。达达利亚,这是我们研究所里的田博士。”
达达利亚眯了眯眼睛,由于这个人碰了钟离,他不想搭理。
“性格还挺高冷的,”对方兴致勃勃地点评着,“长得和其他狐狸宝可梦都不一样,耳朵和尾巴好大,但又没有进化出很特异的体态。体型倒是格外威风,大得像只老虎……真是只帅狐狸啊。哟,居然还有条围脖,看着就手感很好。”
围脖,如果指的是达达利亚脖子边那圈蓬松柔软的银白色长绒毛的话。
达达利亚敏捷地跳到钟离的另一侧,避开了对方伸过来想摸的手。
“咦,原来不给摸啊。”田博士遗憾地咂了咂嘴。
钟离疑惑地微低身子,伸出手摸了摸达达利亚的脖子毛,达达利亚乖乖地一动不动。
“钟离先生,看来他只和你亲近。”
“嗯……”钟离抱歉地笑了笑,“我也是因为使用了友友球。”

在名叫黄金屋的训练场里,钟离给达达利亚做了多项战斗数值测试,在各项能力值上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与测试,钟离已经对达达利亚的能力有了基本的了解。这是一只好战的稀有狐狸宝可梦,可以使用水元素召唤灵活化形的水刃对敌人进行攻击。
但关键是,这只宝可梦进化前是什么样的呢?钟离不认为达达利亚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宝可梦种族,而应该是现有狐狸宝可梦中的特殊进化形态才对。
应该不是六尾,六尾的尾巴是不会减少的。伊布吗?可是达达利亚的狐狸特征比传统的伊布宝可梦要明显得多。他凭借观察无法肯定,但达达利亚在这个问题上又不肯配合。
他看着场里正用水刃打得不亦乐乎的大狐狸,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要不要休息一会儿?今天的战斗测试就到这里吧。”
看着光速朝自己飞奔过来的大狐狸,钟离忽然有种自己养了条家养小狗的感觉。
还是只心思很多的家养小狗,他看着悬浮在自己面前的九朵水玫瑰想到。
“达达利亚,谢谢你给我送的花,”钟离把直立着身子撒欢的大狐狸抱到怀里,顺手抚摸起那圈银白色的柔软脖子毛,“不过九朵玫瑰对人类来说有特殊的含义。”
达达利亚脑袋靠在钟离的胳膊上,他海蓝海蓝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
“我知道。”
“嗯……那不介意的话,让我顺便告诉你象征友谊的几种花朵吧。如果想要表达对这段友谊的肯定之情,下次可以送……”
达达利亚忽然出声打断:“钟离,我的脖子毛好摸吗?”
“好摸。”钟离不明所以地回答道,对着那圈软乎乎毛茸茸的毛又不自觉地揉了一把。
怀里的家伙眯起眼睛来,钟离觉得这只大狐狸似乎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你知不知道?对于我们这个类型的宝可梦来说,脖子毛代表着婚姻关系哦。谁摸了我的脖子毛谁就要对我负责。”他洋洋自得地抬头望着钟离。
想看钟离脸上露出窘迫的表情……
嗯?为什么还是这么风平浪静?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要记下来写进研究报告里。”钟离嘴角含笑,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这话一出,漂亮蓬松的狐狸尾巴都在背后炸了毛。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摸了很久我的毛啊?”
钟离觉得达达狐急了的样子好可爱,于是有心逗他:“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呢?”
好开门见山,这下达达利亚反而突然沉默了。
他扭捏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你可以做我的王妃。”
如果狐狸也会脸红的话,他现在的脸可能已经熟透了。
钟离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很开心地伸手去挠达达狐的下巴:“原来我们达达利亚在族群里还是只小王子啊。嗯……如果我也是只宝可梦的话,做你的王妃好像也不错。”
根本就没有认真嘛……达达利亚从嗓子里发出委屈的呜咽声,然后又很没骨气地把脑袋朝钟离挠下巴的手拱得更近了。

睡前,钟离在自家的书房里整理工作内容。
达达利亚自己从精灵球里又跑出来了,正窝在书架旁的角落里,用狐狸爪爪翻钟离的相册。
“钟离,你的照片怎么这么少?还有没有,我还想看。”达达利亚发出不满的声音。
真没见过这么黏人的宝可梦。钟离叹了一口气。简直都有点像人而不是像狐狸了。
但是回头一看橙毛狐狸可怜巴巴的眼神,又觉得心软了大半。大概他天生就对这种四足兽形的宝可梦没抵抗力,毕竟想当年他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也是只这样的小家伙。
“没有了。”
“但是没有照片的话,我怎么知道你这些年都是什么样子呢?”达达狐很是执着,“我想看,我想看嘛。”
“时候不早了,达达利亚。熬夜对身体不好,早点休息。”钟离拿起那颗绿绿的友友球。
“我不要回精灵球里,”橙毛狐狸缩成一团,“那里面好冷好寂寞。”
钟离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球:“以普遍理性而论,精灵球内里的形态会根据宝可梦的需求发生改变,所以精灵球内部应当是很舒适的。”
“你又没有亲自住过精灵球,没有实践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钟离觉得达达利亚在狡辩,但确实又让人无法反驳。
于是钟离博士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让狡猾狐狸睡上自己的床。真别说,达达利亚的尾巴盖在被子上面,钟离睡起来就跟加了床毛毯一样舒服暖和。

当晚钟离做了个梦。
这个梦很离谱。
不知道为什么,他站在冰天雪地里。风雪交加中,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城堡。为了躲避凛冽的寒风,加上确实也有些好奇,钟离就推开城堡的大门走了进去。
城堡里面却又很像举办婚礼的教堂,到处都布置有大团大团漂亮的白玫瑰和圣洁的白绸缎。一排排的宾客椅已经被坐满了。在钟离走进城堡里的时候,他们都把脑袋扭了过来。
虽然看起来很模糊,而且和达达利亚的体型长得不太一样,但钟离还是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在场的这些同样都是狐狸宝可梦。
“王妃来啦,王妃长得好可爱好漂亮!”
听见他们发出的喧哗声,钟离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缓缓地低下头。
不知道为什么地面上还嵌着块镜子,通过镜中倒映而出的画面,他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只和达达利亚差不多的狐狸宝可梦。只不过自己是通体全黑,尾巴尖和耳朵尖还带了点儿橙黄。
钟离博士直接被这个毫无逻辑的梦吓醒了。他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懵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缓缓意识到自己身上的沉重感。
整只狐都快缠到他身上来了。
钟离无奈地扭了扭头盯着达达利亚睡得正香的脸,在心里提醒自己明天起来一定要在研究报告上补上几笔。
小狐狸,挺别致,没想到除了水元素还会使用梦境超能力。

姓名:达达利亚
种类:狐狸宝可梦-???
属性:水、超能力
外貌:体型庞大的橙色狐狸,有海蓝的眼睛和大大的耳朵尾巴。脖子周围有一圈蓬松柔软的银白色长绒毛,尾巴尖也是银白色的。
性格:好战?喜欢挑衅研究所内的其他宝可梦;调皮?喜欢坏心眼捉弄人,但总是失败
饮食:没有明显的挑食倾向,意外地很好养活
钟离看着正蜷在自己床上睡觉的达达狐,犹豫了一下,在备注一栏又写上一句:
【请不要随意使用友友球。友友球对这种宝可梦或许存在刺激作用,会使其变得异常黏人】

“达达利亚?”钟离一边写着研究报告,一边轻声试探狐狸睡醒没。
达达狐动了动脑袋,从床上拱起来。他一溜烟跳下来挤到钟离臂弯里,看钟离写字。因为体型太大,还有一半身子靠自己在地上撑着。
钟离的下巴被他蹭得有些痒,于是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狐狸耳朵,让他安分一点。
“达达利亚,你看,这里还有一个空位我没法填写,”钟离用笔尖点了点种类那一栏,“告诉我你进化前是什么宝可梦好吗?”
狐狸装作没有听见。
“这样,”钟离博士把达达狐的一只前爪握在手里捏了捏,“我们来做一个公平的约定?你配合我的研究工作,我就答应你一个合理范围内的要求。”
“合理范围内?”达达利亚重复了一遍。
“对。比如说,”钟离想了想,“放你回去的时候再给你准备一些好吃的宝石和种子?或者你有什么想学的招式吗?只要是研究所储存的招式学习器都可以拿来给你学习……”
钟离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因为面前的狐狸耳朵明显耷拉了下去。
他揉了揉达达利亚的头,放轻了声音:“我只是举了一点例子,这些东西不喜欢的话也没关系。只要我能满足的范围内都可以,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
达达狐半天没有动静,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终于翻过身子仰头看着钟离:“那,两个要求可以吗?实现之后我就告诉你。”
“是什么要求?”
“第一个是我要挑战这附近最值得一战的强敌。第二个挑战完了再告诉你。”

说实话,钟离不太情愿答应达达利亚的要求。
因为虽然这种公平公开的战斗风险性不大,但还是有不少宝可梦会在切磋比试中受伤。而达达利亚上来就要寻求一场刺激的战斗,他虽然知道达达利亚很厉害,但还是会忍不住担心。
“可是你受伤了怎么办呢?”夜里,钟离把被子又往上拉了拉,盖到下巴下面才觉得安心。他盯着天花板出声问旁边窝着的大狐狸。
“受伤了可以治啊,钟离博士,你不给我治吗,”达达利亚摇了摇尾巴,忽然用爪子掀开钟离的被子,钻了进去。像老虎一样大的狐狸宝可梦源源不断地散发着温暖,他巨大的尾巴盖在钟离的脚上,“但不战斗就无法变强。”
大狐狸睡意渐渐上来了,就这么窝在钟离被子里不动弹了,嘴里还迷迷糊糊地嘟囔:“就这么小看我吗……我也不一定会受伤嘛……”
钟离感受着自己因为体质而常年冰冷的双脚被狐狸的尾巴毛慢慢捂热,一直没有作声。
狐狸睡着不说话了,钟离还在被窝里安静地思考着什么。

“钟离博士,你这是做实战研究?”来观赛的研究员们跟场边的钟离打招呼。
钟离摇了摇头:“达达利亚喜欢和强敌对战,这是他自己提出的要求。”
他又转过头去,盯着场上的达达利亚。对战已经进行到关键阶段了,两只巨大的兽型宝可梦打在一起,随时都有可能分出胜负。草系的对手在地面上延伸出许多有毒的藤蔓,但达达利亚总能敏捷地避开四面八方的藤蔓网,灵巧地接近对手,使出自己的水刃。
这种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模样,让钟离给自己心中的猜测又添了一份佐证,但他还不能百分百确定……
伴随一记重重的水刃斩击,达达利亚面前的对手摇晃了几下,然后倒在地上,化成红光钻回了主人的精灵球。
胜利了!
战胜强敌的喜悦让达达利亚顾不上在意背上的伤口,他只想赶紧被自己的训练家摸摸头夸奖。大狐狸原地欢快地蹦了三圈后,回头朝着一身白衣的钟离博士冲刺过去,然后一跃而起,扑进了钟离的怀里。
“噗通”一声,一人一狐倒地。
达达利亚实在是太大,把钟离给扑倒在地上了,还好璃月道馆里铺的都是柔软的地垫。
“我……”达达利亚看着被自己压着的钟离也愣住了,一双大耳朵在空气中颤动,透露着耳朵主人的害怕和焦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有没有伤到你啊……”
钟离没有说话。
达达利亚更着急了:“真压着了?对不起我太笨了,我没想到——”
他突然闭了嘴,因为耳朵里传来酥酥麻麻的奇怪感觉。是钟离在伸出手揉他耳朵里的茸毛球。
达达利亚把头放低了,离钟离凑得更近,然后他听见自己耳边传来的钟离的声音。很小声,但足够他听清。
“阿贾克斯,”钟离明显感觉到身上的大狐狸身体一僵,“你再不起来,我就要真被压坏了。”

“你都知道了……”
钟离的书房里,一人一狐正在进行坦白局。
钟离低头看着阿贾克斯,或者说达达利亚,也就是他从前的第一只宝可梦。当年幼小活泼又好战的小火狐狸,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猛兽。
然而此时的大狐狸垂着头趴在钟离腿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你从小到大都这样,”钟离有些无奈,“每次战斗胜利了都这样撒欢。”
“哦……原来是这里露的馅。”达达利亚有点丧气,要是自己再稳得住气一点就好了。
当然不止。
钟离在内心回答道。但相对于结果来说,露了多少马脚并没有差别。
钟离又捏捏他的前爪:“为什么不想让我认出你来?”
“我怕你又让我走,”达达利亚耷拉着耳朵,“不过后来我发现,好像不管你认没认出我来最后都要放我走。”
研究所捕捉宝可梦的目的只是为了研究,一般研究结束后都会尊重宝可梦的意愿把他们重新放归野生环境。钟离正想解释什么,达达狐就像连珠炮一样抢在他前面,把脑子里的想法全都倾泻而出。
“所以我要说我的第二个要求了。你看我现在很厉害,和十年前不一样了。什么样的强敌我都有信心打倒,你能不能让我留下来继续做你的宝可梦?不要让我走,求求你好不好。”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圆溜溜的蓝眼睛:“达达利亚,你本来就是我心里最厉害的宝可梦,我当初也不是觉得你不够强才放你走的。而且……我们的约定是你告诉我你的种类,我实现你的愿望。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本来是只火狐狸了。”
对哦。达达利亚反应过来,钟离干嘛还要继续和自己进行这种明显不公平的约定。
钟离真的是,给颗甜枣又打个巴掌。他听到“最厉害的宝可梦”时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但后面的话又让他垂头丧气。
“钟离……你不会不要我吧……”他是真委屈上了,“你不会又不要我了吧……我很乖你不需要再为我操心,我就想留在你身边……”
钟离看着他的宝可梦,想起了另一个他很关心的问题,当年那只小小的火狐狸是怎么变异出水元素能力的呢。
“你是怎么从火狐狸进化成现在这样的?”
“因为之前很多次战斗我都是因为被水元素宝可梦针对所以输掉,和你分开之后,我就想,水是我最不擅长的领域,所以我一定要征服它。”
“肯定很辛苦吧。”钟离揉了揉达达利亚的脑袋。

他的这只宝可梦小狐狸,一直都有着倔强而坚毅的性格。
十六岁的钟离,在璃月的远山里第一次遇见达达狐时就知道了这件事。从遥远的至冬老家独自跑出来冒险,在陌生的地方遇见强敌也毫不畏惧。小小的火狐狸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对着比自己大数倍的宝可梦敌人呲牙咧嘴。
那天钟离用几颗漂亮的星螺把遍体鳞伤的小家伙哄回了家,也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
严格意义讲,达达利亚并不温驯,总是偷偷溜出去和别的宝可梦打架,又怕被钟离发现自己受伤,经常又好几天不肯从精灵球里出来让钟离看。
“不要再出去偷偷打架了,以后我带你去和其他训练家对战好吗?”
狐狸吱吱叫了几声算是同意。
但嘴上答应了,还是经常偷偷跑出去。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每次他前脚刚跳出窗户,床上的钟离就会默默睁开眼睛。
达达利亚虽不听话,却很明白钟离生气是担心自己。冬天钟离双手双脚总是冰冰凉凉,小狐狸就像个便携火炉一样,总窝在他被窝里给他暖手暖脚。
三年的时间,达达利亚的体型变大了好几倍,打败的敌人也越来越多,他对钟离的态度也变得越发依赖。但已经决定成为一名普通研究者的钟离意识到,达达利亚需要的或许是更广阔的一片天地。因为自己不会再使用宝可梦进行战斗了,所以他希望达达利亚可以自由地生活,或者找一个能够带着他一路冒险下去的新主人。
钟离带着那颗红白色的精灵球,花了很长时间来到至冬地区的边境,找了片安全的区域。精灵球发出了蓝色的光芒,小火狐狸重新收获了久违的自由。
契约结束是一瞬间就能感受到的,达达利亚一直蹭钟离的腿,最后直接上爪子抓,嗷嗷地叫着,揪着他的裤脚不愿意放人离开。
那天天气好冷,于是钟离又把自己脖子上的白围巾取下来围在达达利亚脖子上。围巾有点长了,从小家伙的脖子一直拖到雪地上,看着怪滑稽的。
钟离蹲着絮絮叨叨讲完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一样,最后讲无可讲了,只好揉揉小狐狸的头。
哪怕讲过一万次了,还是要再讲一遍,要小心,要好好照顾自己。
钟离往回走了,小狐狸呆呆地立在原地,摸了摸垂在地上的那截白围巾。有什么晶莹的东西砸下来,把白围巾弄上了斑驳的湿痕。

“钟离……你看我现在这么强,我可以好好保护你的……我……就是,那个……”
达达利亚甩着尾巴,慢慢地围着正在储藏柜里找东西的钟离打圈。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我不会生气的。”钟离停下动作,瞥了他一眼。
达达利亚变得真的很小声:“我……呃,我能很好地保护你,你能不能不要再养新的宝可梦了……”
钟离看着达达利亚,愣了一会儿才问:“所以你找胡桃和魈天天打架也是这个原因吗?”
“我,我嫉妒不行吗,”达达利亚更怂了,“看到你有了新的宝可梦……我就有点不服气……”
“胡桃和魈严格意义上讲不是我的宝可梦。他们都是自愿留在宝可梦研究所里的研究所伙伴。”
达达狐的耳朵猛地竖起来,把主人的心理变化揭示得明明白白。
钟离笑了,觉得达达利亚真的好可爱。
他从柜子里小心地拿出一个匣子,递到达达利亚面前。
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他问。
达达利亚纳闷地歪了歪脑袋,还凑上去嗅。什么也嗅不出来,除了储藏柜里那股好闻的琉璃百合熏香味儿。
钟离打开匣子给他看,里面是一个旧旧的精灵球。最简单最经典的那种款式,上红下白,小小的一个。
钟离讲话语气里都带着笑意:“我只养过一只宝可梦,这是那只宝可梦住过的精灵球。”
“我……”达达利亚的耳朵和尾巴都在抖来抖去,他张了口也半天没说出来什么有内容的话,最后终于憋出一句,“……那以后呢,以后还会有第二只吗?”
“嗯……”钟离皱着眉想了想,“第二只和第一只大概是同一只吧。那是不是也不能算第二只了,你说呢?”
达达利亚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出于一种喜爱与激动,他整只狐都要挂在钟离身上了。于是钟离一个没站稳,直接又被达达利亚压倒了。
还好,这次达达利亚反应足够敏捷,在一人一狐倒地之前带着钟离掉了个转,主动充当了狐肉垫背。
“是怎么从至冬跑回璃月的呢?”钟离趴在大狐狸身上,“达达利亚阁下不是狐狸王子吗,责任这么重大,还跟小时候一样偷跑出来?”
达达利亚问:“你真的想知道啊?”
钟离挑了挑眉,一对好看至极的眼睛就那样很直率地盯着达达利亚。他的发丝垂下来,挠得达达利亚鼻子痒痒。
“我跟他们说,我要出来找漂亮老婆结婚。”
“你老婆在哪?”钟离纳闷地问。
大狐狸不说话了,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安静。三秒钟后,钟离回想起了那个没有逻辑的梦,以及关于脖子毛的不知是真是假的意义。
他低头一看,自己两只手还正巧就埋在达达利亚的脖子毛里。
诡计多端的坏狐狸。钟离叹了口气,没忍住嘴角还是露了笑意:“但我不是狐狸,这婚要怎么结啊?”
没想到达达利亚说了一句非常中二又离谱的话:“不开玩笑……虽然事发很突然,但我觉得我现在体内有股力量在涌动,我大概似乎可能好像要进化了。你可以给我一个亲亲吗?我能感觉到,我就差一个主人的亲亲就能进化。”
“你怎么还能进化?”钟离瞪大了眼睛,这坏狐狸明明已经进化过两次了才能有这种体型。
“钟离,你不会不让我进化吧……”大狐狸要开始闹了,又摆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钟离博士犹豫了一会儿,作为一名有职业精神的宝可梦研究者,他还是决定见证一下宝可梦进化史上的奇迹。
于是他轻轻贴近达达利亚,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身下的触感忽然发生了变化,从狐狸的毛茸变成了人的柔软温暖。
钟离眨了眨眼睛。

是非常近的距离,一位生着一头橙发的英俊大帅哥,也正眨着一双海蓝的眼睛,带着很温柔的笑意凝望着他。

END.


彩蛋:
钟离博士真的累了。他从床上爬下去的企图又一次失败,被坏狐狸拽回了怀里。
这都多少次了……迷迷糊糊地反握住坏狐狸的手,钟离博士混沌的大脑里重新出现那个被他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次的问题:研究所的研究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当初自己掷出去的真的是友友球而不是色色球吗?

61 个赞

太太写的太好了:sob:宝可梦的设定我好爱:heart_eyes:

2 个赞

色色球 :drooling_face: :drooling_face: :drooling_face:小狐狸的坏心思可多着呢!

1 个赞

好可爱呀

1 个赞

血槽已空(倒地

1 个赞

好可爱啊好可爱啊 :star_struck:这什么萌度升级版破镜重圆天降前男友呜呜呜,dokidoki的宝可梦故事

1 个赞

请问妈咪可以把春风里那一段搬到这里来吗,我实在搞不懂那些软件怎么用

好可爱哦!!!!!!!!!!

1 个赞

春风里会完整搬过来的 但现在搬调格式太过困难了

好的,谢妈咪

可恶啊这篇又甜又软,看完感觉好像吃了一块蓬松绵软香甜可口的云朵一样的舒芙蕾!!!太可爱了!!!
1660707039215

1 个赞

呜就要达达狐就要达达狐

1 个赞

太可爱了ww友友球捕捉男朋友 :d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