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报警呗

水岩雷,但是旧设视角

一起玩

父母从小就和他说过一句话,要是有人敢你身体的事威胁你,你就打他,往死里揍,大不了我们搬家。不过钟离一直没有遇到过这种打架的机会……

钟离从小在公立学校上学,初中高中是一所学校,学校对面就是陵园,德智体美劳,学校首屈一指抓德,别说学生素质好不好了,就是小混混都不敢往他们三步一个雕像的学校跑。

等上了大学,钟离选了法医,更没人敢调戏了,从技术上就缺乏调戏的先手机会。

没想到生平第一次被人调戏是在工作以后,半大小子站在他旁边,长得挺帅不过吊儿郎当的,一张嘴就是“嗨美女,看看批。”

钟离顺手拎起了灭火器。

雷达长这么大头一次知道口嗨是要遭报应的,被美女追了两条街,最后躲进男厕所才逃过一劫。说实话,不是美女不敢进男厕,而是外面有个冤大头替他挡了一下。

钟离说,别以为你换衣服就能逃过去了。

只是下来等双胞胎哥哥的水达捂着嗡嗡的脑袋想不明白自己穿个衬衫怎么了。

雷达幸灾乐祸去看水达,只听了个大概经过就明白原因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刚一定格,水达就明白了过来“你吗,为什么你调戏人挨打的是我?”

“看开点咯,你妈也是我妈。”

“打的不是你就让我看开?下次要不你试试脑瓜子开瓢呗!”

“三儿这饭做的有点咸啊。”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雷达秉持着沙比弟弟只能自己打的原则,雷达把钟离捆了,一边小黑屋里扒人裤子一边啧啧有声“怎么这么娇气,说一句还真气,现在成年人都这么脆弱吗?”

made,真有。

钟离的手腕在挣扎的时候磨的通红,眼圈也发红,配上眼尾一抹飞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雷达眼里一闪而现的器官也是红的,以前只在小电影里看过的地方突然在眼前出现,雷达满脸涨红。

这下换雷达不好意思了,一边给人把裤子扒拉上去,一边问“要不你也敲我一下消消气?”

钟离“呵。”

你倒是先把我松开。

雷达捂着头和水达解释“我怎么知道他一个男的真的有批。”

水达一边吃着旧设送来的饭一边嘲讽“有本事口嗨你有本事上啊。”

“上啊”两个字没出口,是雷达自己脑补的,水达没说完是因为钟离来了。

他俩爸妈不清楚原因,先报警了,钟离来给水达验伤。

“卧槽”雷达十分震惊“法医还给活人做尸检啊。”

“呵。”钟离“也可以先把他敲死再看。”

水达“???”

伤验完了,没多大问题,就是轻微脑震荡,水达觉得要是给雷达来一下,脑震荡都是轻的,口无遮拦的,钟离应该捅他一刀。

后来还是那张床,水达把人睡了。

雷达:?

给二哥送饭的旧设:?

“吃饭吗?”

雷达“还吃什么饭。”

推开门进去了。

旧设在外面听着钟离叫床吃了四个人的饭,菜吃多了,有点咸,他接了点水后去敲门“聚众淫乱,我报警了啊。”

雷达的声音从最里面传出来“下次带你一起玩~”

旧设“呵。”

迟早把我哥全给埋咯。

后来,雷达教唆水达暑假一起打工,两个人凑了点补习班的学费把旧设送了进去。

所以是霜星先生来着……

15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清梦老师真的码了看看批梗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觉得很好笑,文档就自己开动了

辛苦梨梨了 好多人啊jpg

怎么,越看越眼熟,啊,原来我是语擦旧设的啊,以后全把那些同源干碎喽(笑

水达,你得支棱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