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山鬼

战争爆发后,钟离放弃了一切,毅然决定站出来对抗入侵。他并非为了王侯将相,逐鹿天下,只因苍生疾苦,饱受战乱,他不愿袖手旁观。于是便北上作战,从步兵到核心主将,一步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奈何敌我双方装备差距过大,再巧妙的单枪短刀也难敌敌人的飞机大炮,再厉害的战略战术在压倒性的火力之下也显得杯水车薪。但后退便是投降,祖国与人民就在身后,钟离及其部下死守至全军覆没。曙光并没有来临,他倒在了最黑暗的前夕,灵魂日夜飘荡在这片土地上方,似还在凭借一己之力抵抗来袭之敌,只为护的浮世一隅。
千年之后,战火早已湮灭,和平的曙光照耀着这片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他的英魂仍然在此坚守着,似还在守护着对这片土地当初的契约。从战火后的狼藉残败,到郁郁葱葱,从荒无人烟到客至纷纷;钟离见证了他深爱的大地又重新恢复了繁荣安宁,见证了他所深爱的国度的人们再创辉煌。他深知这个拥有五千多年历史的民族无论遭遇过多少磨难,都会凭借他们的智慧、勇气、毅力再次站起来,重返巅峰,他对此深信不疑。因此从未怀疑,即便是当初全军覆没之际,他也未曾后退一步。
夜晚降临之时,他立于山巅眺望着灯火辉煌的璃月古国,他全部情感的寄托之处,他所有感情牵挂之地,他想:或许不仅仅是他不愿意离开这片千年故土,而是这土地一直在挽留他,要让他见证这片大地上发生的一切,无论好的坏的,他都欣然能接受,坦然面对。
“璃月是这片大地上最古老的国家,无论她曾是跌入深渊,还是矗立顶峰,无论她曾怎么繁荣昌盛,还是战火纷飞,无论她曾睥睨天下,还是饱受蹂躏……你大可不必对她患得患失,她会再一次恢复平静,几千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走过来的。”钟离饱含深情的独白到,他明白他该走了,必须离开了,这个他用全部守护的国度正在比他所设想路走的更远、更广阔,虽然也更加艰难险阻。
天上星光灿烂,似银行欲坠人间为她的神明照亮回程的路,白桦林中传来那年战争中唱响的歌声,一曲喀秋莎奏响了英魂的凯歌。还是那个橘色头发的异国青年,他还是如当年初见钟离时那样青春英俊,战火烧尽了他的生命,他把身躯献给了自己的故国母亲,却永远留在了最青春活力的年纪,千年之后,毅然俊美无双!
钟离来到他的身边,望着这个曾经友国来的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亦或是爱人,静静等待着他一曲终了。
“……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先生,我们该走了!”达达利亚起身对着钟离说道。
风温柔的从他们身边擦过,似唤醒了钟离的沉思,他回首望着眼前繁荣的璃月,对达达利亚说道:“下次也教我唱这首歌吧………用璃月语。”
“好” 达达利亚来到钟离身边,握住他的手承诺到,与他比肩而立。
脚下的路被万千星光照亮,天上的银河在他们头顶指引方向,他们并肩携手向着星光走去,消失在了白桦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