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me?

现pa,学院au

`
钟离在至冬读博,沉默低调,少语寡言。同为留学生的温迪和他是合租室友,性格迥然相异,爱好是喝酒k歌蹦迪。

一日深夜,钟离正捣鼓万字论文,忽然听到一阵礼貌的门铃声。钟离前去开门,铺面而来的酒气让他皱了皱眉,温迪酩酊大醉眼神飘忽,身后还有个陌生的年轻人。

钟离怔怔地盯着英俊的橘发青年,目光灼灼,把对方都快看出一个洞来。达达利亚有点手足无措,尴尬地笑了一下:“请问,这里是温迪学长的公寓吗?”

钟离这才收回眼神:“…抱歉,失礼了。我是他室友钟离。”

达达利亚意外发现这个漂亮的外国人至冬语很不错。不过还没等他说明情况,钟离就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了:“要不进来喝杯茶?这么晚了,我们这里也有空房间,可以借住——送他回来真是辛苦你了。”

达达利亚本想拒绝,但苦于学长盛情难却。他刚答应下来,钟离就从他手中接过温迪丢在沙发上,然后去铺空房间的床。

“钟离学长,不用那么客气!!!”达达利亚慌忙阻止搬来一床大红大绿花色被单枕罩的钟离。他讪笑着:“我睡沙发就可以。”

“可是现在沙发被温迪占据了。”钟离无辜地眨眨眼,语气平淡,“他房间还挺乱的,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住……要不,你睡我房间?”

达达利亚脸红了:“不用不用!我,我打地铺吧!”

钟离一笑,让年轻学弟先去洗漱,自己则开始给室友沏醒神茶。其间他听到达达利亚问有没有换洗衣物,便想起前些日子温迪买了一套嫌大的睡衣没怎么穿过。可是室友房间太乱,钟离怎么也找不到那套衣服。看着衣柜,钟离莫名萌生出奇怪的想法:不如借他自己的衣服吧?

——于是达达利亚接过一套睡衣,残留着淡淡的霓裳花香。

“这是我的衣物,想来我们身高相仿……”钟离解释的声音透过门板和朦胧的水汽穿过来,显得有些暧昧不清。

嗯,一定是因为温迪太矮了,怕衣服不合身才把自己衣服借出去的。门后面,钟离无端地想着,耳根覆上薄薄的红。

第二天,温迪睁开眼只觉头疼欲裂。钟离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模糊,他坐起身从室友身后探出脑袋,破天荒发现这个社交死亡患者竟然在跟别人聊天。

“达…达利亚。”温迪嘟囔着,念出小狐狸头像旁的昵称,“你怎么也认识他?”

“你醒了。”钟离面不改色地收起手机,“醒神茶在厨房温着,趁热喝吧。”

tbc(?)

看不到一些0追1文学我的美好品质就会被毁掉(义正言辞)

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

`

59 个赞
part2

据温迪不太完整的回忆,昨天他和一众同学朋友照常去开趴,没想到不知是谁又请来了好多人助兴——其中就包括达达利亚。

“我对这小伙子有点印象,”温迪有模有样地呷了一口茶,拿腔拿调地开口,“他的照片在学校论坛表白墙不出现的概率比我一周不喝酒的可能性还要小呢。钟离,你真是好本事——那些姑娘们可把他叫作「至冬最冷酷的风雪」,说他阴晴不定极难接近——不过,传言嘛,不一定可信。就凭他愿意亲自送学长我回来,我就觉得这孩子挺热心。话说回来,钟离,你只靠一个晚上就要来了人家的联系方式!喂,我说,你不会用了什么特殊手duan……”

钟离面色不善:“说什么胡话?你个酒鬼还要别人送你回家。”

温迪眼睛瞪得老大:“呦——这就把醋吃上了?什么时候能喝上你俩的喜酒啊?”

钟离转头,不想理会不着调的室友。温迪在他身后自言自语着:“唉,不过像你这样死读书的家里蹲,怎么和对方有下一步进展呢?”

进展这不就来了吗。

钟离看着为自己付钱的青年,内心暗想。

事情的起因是一瓶乌龙茶。钟离下了晚课,想着回去根据导师的指点改掉论文里的部分细节,就移步学校门口的便利店,拿了一瓶乌龙茶,打算靠茶多酚提神。

直到结账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不是璃月,不支持线上支付。从来不习惯带现金的钟离终于尝到了过分依赖人工智能的苦果,他有些尴尬地接过乌龙茶,正要放回货架,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钟离学长,我来付吧!”

达达利亚一只手臂绕过他身侧,把钱放在收银台上。钟离感到四周的眼睛齐刷刷朝他们看过来,还夹杂着几句惊呼,不由得低了头藏起自己的脸——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大头照也出现在什么奇怪的论坛上。可即便如此,他的余光还是默默向上瞟,欣赏着年轻人帅气的侧脸。

达达利亚倒是不甚在意,接过找零塞在裤袋里,把乌龙茶递给钟离,又拧开自己的橘子汽水吨吨两口。

走出店门,钟离注意到达达利亚穿着篮球服,额角还挂着汗珠,想来是刚刚运动完,买杯汽水解渴,就遇上一个进店不带钱的大爷。

钟离想了想,没拿乌龙茶的那只手从衣袋里取出一包餐巾纸递给达达利亚:“……刚刚谢谢你了,下次我会请你吃饭的。我看你都是汗,擦擦?”

达达利亚被汽水呛了一下,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学长怎么这么认真,我会不好意思的……”

“嗯,但汗还是要擦的。”钟离并没有收回手,“还是说,你想我帮你?”

达达利亚无言以对,脸颊通红,不知是因为呛到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接过纸巾,擦了擦汗湿的头发。

“……学长是什么专业的呢?”达达利亚生硬地扯开话题,“一直很好奇,因为感觉学长都不怎么来学校上课。”

“啊,我在读博,专业是至冬语言文化学。”钟离不咸不淡地说着,“感觉毕业以后只能回老家种地了,工作不是一般的难找,还没钱买房。父母更是拼命催婚——你知道,璃月的父母总希望孩子在大学期间就结婚生子了,何况我已经读到博士生。可是到我这种年纪,再不谈恋爱只能被逼去相亲角了。”

“唉,不会的!学长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刚刚大一的新生!学长这么好看,一定有好多人追的!”达达利亚高声说着。

“是吗,可是至今我还是单身呢。”钟离似是而非地笑了。

达达利亚忽然觉得对方意有所指,不禁脊背发凉,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来。

tbc

达达,你就从了他吧(笑)

把这个短篇名也想好了,随便取的,不必在意为什么啦

5 个赞
part3

达达利亚,传闻中的天才少年。年仅十七就斩获国内国际诸多信息编程奖项,被至冬大学计算机系破格录取。

甫一入学,达达利亚就不出意料地成为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学校论坛上,有一个帖子专门扒出他所有清晰的照片,大赞特赞他那张360度无死角的脸。帖主还感叹怎么会有程序员能有如此神颜,发量也那么浓密。

至于那个帖子,后来被管理员封禁了。原因是帖主的发言引来了计算机系学生们的同仇敌忾,他们义愤填膺地大呼“谁说计算机系就是程序员”“谁说程序员就一定脱发”等慷慨之词,最后演变为一场骂战。虽然最后管理员封了帖子,平息了这次事件,但作为“始作俑者”的达达利亚又多了一个不太悦耳的名号:「招致纷争之人」。

达达利亚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知,也没想到本人的路人缘在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勉强跟着不太处得来的「愚人众」搞搞团建。

——「愚人众」是至冬最著名的黑客组织,由十一位技术高超的黑客组成。他们只以代号互称,身份保密做得滴水不漏,旁人根本无法推断出他们究竟是谁。虽说这个组织会在至冬需要的时候作出绝对迅速果断的应对措施,是业界宛如雇佣兵团一样的存在;但同样的,这群人也没什么武德,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因而人们对这个组织风评各异,有推崇的,就有憎恨的;有不屑的,就有恐惧的。

达达利亚倒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说实话,他加入组织的原因只是想要向崇拜的前辈迈出脚步。虽然组织里大部分都是精神不正常的疯子,但也不乏像[队长]这样实力技术过硬的强者——达达利亚的黑客梦就来源于他,这个同为至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传奇黑客。*

刚刚加入「愚人众」时,被一封匿名邮件通知要团建的达达利亚满脑疑惑不解:我们又不是什么资本注册的公司,搞什么团建?不过想到有可能见到心心念念崇拜的人物,他还是按解码后的指示到达了约定地点。

达达利亚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画风:一群人个个一身黑衣,面具占了大半张脸,活脱脱刻板印象的《黑客帝国》,使白衬衫牛仔裤的年轻人显得格格不入。

为首的那个终于看不下去达达利亚脸上的怪异表情,摘下面具露出一半脸:“欢迎加入「愚人众」,[公子]。”

“你是……[丑角]?”达达利亚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在上一次至冬受到他国威胁时,就是这位代号为[丑角]的顶尖黑客拍摄了一段视频,正式向此国发起网络宣战。视频中的他也戴了面具,尽管声音经过处理却不减威严,露出的一只蓝灰眼睛更让人不寒而粟。现在,那只眼睛冷冷地注视着自己。达达利亚本能地兴奋起来:还有什么是比和强者对视更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

对方没有出声,默认了达达利亚的话。达达利亚激动地握住[丑角]伸出的手,已经完全不在乎他们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后来,据[博士]所说,他们只是想逗逗新人罢了。

达达利亚加入组织,是刚入学时候的事。现在他大三了,对「愚人众」也大抵熟悉了,摆烂就变成了常态,非必要绝不出席他们奇怪的团建。原因有三:第一,他讨厌[散兵];第二,他讨厌[女士];第三,他讨厌[仆人]。

此刻,他厌恶榜榜首的[散兵]正嘲笑他的胡思乱想。

妈的,早知道当初不跟他说这件事了。

对于达达利亚纯情少男般“我感觉有人对我有意思怎么办”的疑问,斯卡拉姆齐的回复是“哦那你赶快送他去眼科医院”。除去刻薄的挖苦外,这人还提出更多更恶毒更无下限的建议,例如把他全平台账号都黑出来视奸,看看有什么发现;或者直接以约会的名义软禁他,逼他和自己在一起。

“等等,打住。”达达利亚很是不屑,“我知道你没有底线,但不知道你没底线到这种地步。再说,我又不是一定要他和我在一起……毕竟我对他……”

“你对他什么?”斯卡拉姆齐轻蔑地笑了,“不会只是想玩玩而已,不愿意和他纠缠不清吧?”

“不是,我当他是朋友而已……”

斯卡拉姆齐沉默地看着他,皱起眉头:“……不会吧,你他妈是真的纯情啊。”

tbc

*刻板印象,黑客一般数学好

what’s more,散老师是数学系

我一直想搞黑客pa的愚人众,毕竟是国 家 文 化

还有,小达前期真的把离当朋友(笑)

8 个赞

看不到后续,我的一些美好品质就会消失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3 个赞

纯情1嘿嘿嘿嘿嘿

我尽量快点写:joy:

1 个赞

哈哈哈小达是真的把离当朋友啊!!!散老师以为这是诡计多端男酮的演技(误)

2 个赞

太精彩了!这样有老师写至冬的黑客了!这只离是对鸭一见钟情吧!太可爱了老师求后续QAQ

感谢喜欢啦!离确实是一见钟情,要不然就不是0追1啦(笑)

是没见过的paro,期待老师下文!

part4

“所以,老爷子。”温迪很认真地看向钟离的眼睛:“你真的吃定他这根嫩草了吗?”

钟离无动于衷,视线直接移到正在播放着至冬大火热剧的电视上。

“没事,喜欢就直接说出来嘛!”温迪露出他标志性的微笑,伸手取来钟离的手机,“事先说明,我绝对支持你们俩——毕竟我还等着你请我喝喜酒呢!但是我得先给你看看论坛上关于他的传言……”

温迪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他看见浏览记录里第一条赫然写着:“如何追求年下学弟”。第二条第三条分别是“如何在对方对自己没感觉的情况下和他在一起”和“哪些国家支持同性婚姻”。

哇哦。温迪想。

“怎么了,”钟离这才发现不对劲,“为什么不说了?难道他风评很不好吗?”

温迪赶紧摇摇头,眼疾手快地输入学校论坛的网址,惊讶地发现钟离甚至没注册过账号。他歪了歪头,随便在昵称一栏输入了一个之前在书上看到过的名字:摩拉克斯,顺手帮他注册了一个新号。

“来,你先看看。”温迪笑盈盈地点开一个专区。

钟离接过手机,映入眼帘的发言直接把他纹丝不动的表情击开一条裂缝。

“我珍珠港口扔过雷,列宁格勒解过围,法国革命当过贼,约克城上起过飞,逸仙身侧伐过北,咸阳图中藏过锐,遵义抽空开过会,铁达尼上铲过煤,邺城郭中抡过锤,奥马哈滩划过水,酒馆暴动倒过霉,水门饭店抓过贼,五月花上断过炊,耶路撒冷流过泪,十字架上受过罪,巴比伦中刻过碑,易北河前头没回,奥斯维辛没少睡 ,严流岛斩刀下鬼。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我只想见见你。春风十里,五十里,一百里,体测八百米,海底两万里,德芙巧克力,香草味八喜,可可布朗尼,榴莲菠萝蜜,芝士玉米粒,鸡汁土豆泥,黑椒牛里脊,黄焖辣子鸡,红烧排骨酱醋鱼,达达利亚我爱你:sob::sob::sob::sob::sob:

“香烟抽了无数:smoking:烈洒喝到想吐:sob::sob::sob:向达达利亚迈出99步:cry::cry:他却断了我的路:cold_sweat::cold_sweat::cold_sweat:失落万情万种红尘:globe_with_meridians:唯独对达达利亚失神:yum::yum:害怕让我丢了魂:sob::sob::sob:达达利亚,天台上的风很大,今天的风格外凛冽,我看着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眼皮跳了无数下,积攒着怒意的双臂猛挥砸碎了108个窗户,摔烂了38个5G高档高速高质量手机,玻璃渣刺破了我的衣襟,碎掉的是这颗对你永远不变的心。你带我走吧:sob::sob::sob::sob::sob::sob:没有你怎么活啊:sob::sob::sob::sob::sob::sob::face_holding_back_tears:

“今天在超市见到达达利亚在卖橄榄

我高兴地上去打招呼

但是太紧张了

只说出了:“达达利亚……橄榄……我……”

“……”钟离一时语塞,“…这是什么。”

温迪假装惊讶地睁大眼睛:“这是学校的表白墙啊,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那孩子一人就占了半壁江山?所以,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第一点:他身边肯定不缺人,想要脱颖而出,一定要在他心里足够特殊。”

钟离在心里默默记下温迪的话,却也叹了口气:这已经不是半壁江山了,这是寡头垄断啊。

“欸欸别到这就泄气啊!”温迪咧开嘴笑了,“接下来这条可能对你有利:我听说,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这个我知道。达达利亚十七岁时就被至冬大学录取,现就读于计算机系网络信息工程专业,年仅十九。”钟离声音干巴巴的。他狐疑地看着温迪,用眼神抛出疑问:可是这除了加重我的自卑感和负罪感外有什么好处?

温迪吐吐舌头:“哎呀,何为天才?天才是敏感的,是寂寞的,是需要人陪伴的——你想,用年上者的温柔和包容慢慢感化他,让他心甘情愿地和你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这时候我的第二点建议就显得尤为重要:温柔攻势,用你们璃月的话说——温水煮青蛙,早晚会熟的!”

“等等。”钟离突然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

“他根本对男的不感兴趣怎么办?”










“所以,那人只是对你说了这些?”

达达利亚根本不想去看斯卡拉姆齐的脸色,他简短地嗯了一声算是没否认。

“达达利亚,我高估你了。瞧你那满脸通红的丢人样,我还以为他直接爬上了你的床。”

“…斯卡拉姆齐,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达达利亚眼神阴鸷,“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别他妈随便评价你不熟悉的人。”

“好吧,那我直说了——笑话,人家只拿你当乳臭未干的小弟弟,想向你倾诉一下成熟大人的烦恼好吗?”

达达利亚转身便走,与其向斯卡拉姆齐请教暧昧问题,他宁愿敲十小时代码。

走到一半,手机提示音突然响起,达达利亚解锁屏幕,是一条新消息。

“明天一起吃饭吧,我请你。”

——是钟离。

tbc

我珍藏的发病文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无用的年龄设定:钟离28 温迪25 散老师24

达达利亚19

8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发病文学真的好真实啊o(*≧▽≦)ツ┏━┓

1 个赞

太可爱了0追1yyds!!!【破音】

哈哈哈,我终于可以搬出备忘录里的经典语录了(捂脸)

找不到这类题材的我只好自割腿肉)

0追1好啊!! :sob:

1 个赞

好啊!!!

好香好香!被钟离先生缠上了可就什么办法都没有啦:pleading_face:期待后续!

28岁的离!被小年轻扑倒的时候不会吃不消吧(擦口水)

1 个赞

悲报:笔者即将失联十天,详见最新的文
(回来以后应该还是会更的)点头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