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你小子指定有点副业+续

lof点梗
爱豆+黄图太太达x影帝+黄文太太离
感觉每个身份要素都不明显()

特此感谢白行简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善用 只看楼主

224 个赞

“被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高贵血脉。”

某年某月某日,在经纪人洛厄法特小姐的要求下,鉴赏璃月影帝钟离先生近十年主演的影片作品,并完成万字观后感的达达利亚,以沉重的语气发表了不明所以的不重要讲话。
银发女人于百忙之中抬头瞥了眼瘫在沙发中的现役顶流偶像,同时用红笔在观后感上圈了个巨大无比的圆圈,附血淋淋的大字“狗屁不通”。
“什么血脉?你一夜之间学会发射小火球吗?”罗莎琳又随手改了个病句,语气中不无讽刺,“那可正好。接下来去璃月拍戏,你还能靠这个特异功能多蹭点镜头。加油哦,大偶像。”
达达利亚冷哼:“你懂个屁!我说的是流淌于至冬血脉中的艺术细菌!现在,给我一支笔,我就能画出足以进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的杰作。”

“……你要对影帝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要画钟离先生的黄图?”

令人感到尴尬的沉默。
“我相信你是认真的。”罗莎琳抢先开口。女人的声音非常平静,尽管她的太阳穴的青筋正突突狂跳,暗示了她在艰难按捺住想把手上这篇,一万字里有九千字在赞美钟离脸腰屁股的发情大作文团吧团吧塞进达达利亚嘴里的冲动,“但是我也相信,你偶尔会懂那么点方寸的。对吧,公子?”
达达利亚点点头:“当然,我会开个三无小号发图的。”
这是懂了个屁。
洛厄法特女士强行按下在爆炸边缘试探的青筋,雷厉风行,出手收走达达利亚手头所有社交账号的账密,并逼问出所有可能存在的小号、小小号以及小小号后,严肃警告若是达达利亚胆敢进行一些有年龄限制的颜色艺术创作,她就会把此等恶劣行径上报天听,让大偶像亲自面对来自Fatui娱乐董事长的风刀霜剑。
“公司给你倾斜大量资源,把你捧红,可不是为了让你有闲情逸致去惹不该惹的人!”罗莎琳疾言厉色,“你清楚钟离的国民度吗?他光是演戏的年头就比你年纪还大!要是别的谁,公关炒作一下也就过去了。如果是钟离,你这种行为就是……”
“落地碰瓷?”
“是登月碰瓷!看来除了演技,你还得加强常识和璃月语的学习。就比如你前面说的……什么艺术细菌?是艺术细胞!”
达达利亚直面经纪人的狂风暴雨,不露丝毫惧色,反倒跟着强硬起来:“我文化水平不高我承认?本来我就一学画画的穷学生,画得好好的被你们绑来当什么偶像!练习生时期一天唱唱跳跳快20个小时,要不是我本身素质过硬,早就猝死了!现在倒好,熬出头了,你们开始嫌弃我内里粗鄙,这个要补那个要学……这么说吧,要不是因为傻逼违约金,这偶像谁爱当谁当去!”
饱含血与泪的控诉,然而却并不能唤起罗莎琳心底一丝一毫被称为「良知」的正面情绪。她从业十余年,经手的艺人如过江之鲫,大红大紫者不知凡几。她的资历足以让她在新生代偶像达达利亚面前保持住高高在上,面对年轻人的指责,她只附以轻蔑一笑,针对最先的画黄图思想又加了几句警告,便蹬着十厘米的高跟,摇曳生姿,离开了达达利亚的居所。

经纪人女士人走了,但冲天的香水味还遗留在空气与鼻腔中,扰得人心烦意乱。达达利亚粗暴挠了挠柔软的橘发,光着脚滚下沙发,踩着木地板把小公寓几扇窗乒乒乓乓打开,挥手招来流动的空气送走宛若勾魂的香气。
他心里躁得很,却也找不到什么排解方法,便在如困兽般左右来回绕了几圈后,愤愤坐回沙发,望向对面墙上挂着的电视大屏幕上,正立在雨中,落寞垂泪的钟离。

这年头,纯偶像已经不吃香了,总得发展些别的航道。达达利亚就是如此,他在出道后,唱跳几首站在顺风口的solo,拍点写真,参加几档综艺,再在经纪人安排下和同事营业,也就顺理成章火了。又因为他不服输的性格,尽管对职业全无热爱之心,但对各项技能仍然日益精进,配合一些正面新闻和帅脸怼镜头,便爆炸式火上加火,一路蹿上了男爱豆一哥的宝座。
但这还不够。洛厄法特女士手提厚厚的剧本,趾高气昂,气焰嚣张。Fatui的战略方针为达达利亚定好了下一步的职业方向:进军璃月影视业。而这第一步,就是挤进影帝目前所在的组里,演个戏份不少的男三。
甫一听这要求,达达利亚便觉着蛋疼:带资进组,新人演热门角色,貌似这次电影还是个大人气小说改编,书粉基础极其庞大。要是演砸了,一口一个唾沫能把达达利亚活活淹死。
但也无从拒绝。
于是达达利亚找来璃月影帝从还是个婴儿开始,到去年三十一岁时的几十部影片佳作,没日没夜补课学习,受益匪浅。
就比如他现在看的这部宫廷剧,当时还只有十六岁,嫩得能掐出水的钟离在里面扮演某架空王朝的末代君王。末帝为人性情宽厚,做事却雷厉风行。文韬武略无一不精,世事练达信手拈来,堪称一代明主,天降紫薇星。奈何摊上了二十多个骄奢淫逸的兄姐,卖国求安心的爹,好娈童喜优伶的祖父以及爱奢华极尽剥削的曾祖。一家子站在权力巅峰的极品作货,轮流踩油门,为王朝加速覆灭做出卓越贡献。末帝自知大厦将倾,自己独木难支,但仍然不忍放弃希望,东奔西走,却一无所获,孤立无援。而直到叛军攻打到城下,末帝才得到一场仓促的加冕仪式,龙袍加身。他目睹着亲人与宫人们鸟兽四散,听到风中传来的纷争与刀剑交击,他嗅到了鲜血的腥气。于是他等待着,当叛军首领步入大殿时,无言举起惯用的长枪,拾级走下龙椅。
至此全剧终。
经典款美强惨,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造化弄人,天妒英才,再加上钟离演技绝佳,将末帝的最初意气风发到最终心如死灰皆演得入木三分,深入人心,以至于该片甫一面世便火遍大江南北,无论男女老少,见面都是问你看没有看钟离演的那个电视剧——是的,一般人甚至叫不出这宫廷剧叫什么,只知其是由钟离主演。
至少十多年后的当下,达达利亚看这片,仍然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一边看还一边嚎:别管他们了!带不动了!钟离你走吧!我带你走吧!我们去找个山清水秀地方隐居算了呜呜呜!
就是这样的,连小年轻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梦男之心,悄然萌芽,并在愤然之际,猛一抬头看见的高清大屏幕无滤镜的十六岁青涩美貌的照耀下,遭受新一轮的全新暴击。

达达利亚:“去他妈的分寸!”

于是乎,这一日,某福特接收了一位名为「一条小鲸鱼啦啦啦」的用户注册,并在三天后于新建tag「公钟」中,与几张黄图及其背后的神秘用户展开艰苦卓绝的审核之战。
“那一天,其他家铜仁钕还在产粮吃粮扯头花,在她们不知道的角落中,黑暗降临了,一个不可名状的庞然大物,自深海中遨游。”惯例在鲸鱼老师评论区下售卖裤衩子的铜仁钕A(小号)意味深长道。
“时至今日,我们仍未知晓鲸鱼老师为了过审,和审核互殴了多少次。”在评论区购买裤衩子的铜仁钕B(小号)悠闲自在道。
忙着为新姐妹科普的铜仁钕C(小号)展开扇子:“上回书说到,彼时的先生相关同人区,左边有毒唯侵扰,右边有对家盘踞,鲸鱼老师召集涩涩元素,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传说,鲸鱼老师在发图之时,曾言道……”

鲸鱼老师一开始什么都没说,他光是为了过审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他承认自己最初不懂规矩,把几张【哇哦】的图直接发上去,然后被秒退。于是他把图截了一半,上传了【喵呜】的版本,但仍然过不了。他又截,这次是【哦豁】的图图,审核心领神会,三秒退回。
鲸鱼老师十分愤怒。他在又尝试几十次后,上传了一个像素点,随后如传说中那般,言道:人外/双性/野外/露出/捆绑/强制高潮/怀孕/产乳/口爆/无套中出/横切面/失禁/崩坏脸/言语羞辱/纯爱
玩起了连环跳板。

……总之,作为tag第一人,这种性质的粮,实在是过于刺激了,并在无形之中为未来tag里的产粮风向,奠定了牢靠的基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达达利亚并不开心。
不仅仅是因为要与审核斗智斗勇,还因为tag里铜仁钕都是越共,全是悄悄咪咪过来吃拉郎配的小号。嘴上说“啊啊啊啊啊色飞了”“鸡儿爆炸了”“摩多摩多摩多”的,实际上一个愿意跟着产的都没有,人均白嫖!是,他现在和钟离是拉郎,但他已经把钟离出道至今所有的作品看完了,预定之后要合作共演了,除了没过见面,钟离应该根本不知道有达达利亚这么号人之外,或许也不算很拉郎吧?
…………………………
好吧。达达利亚捂住脸。确实很像看脸拉郎。

顶流偶像达达利亚之忧郁:日常和抽风的审核斗法,与找上门私信谩骂他的毒唯——有钟离的,还有他本人的——互相攻击,同时不忘三次元里艰难磨炼演技,临阵磨枪。在这样的痛苦往复循环日常中,属于达达利亚的心灵慰藉亦悄然降临。
那是个风雨交加的下午,达达利亚又一次和自己的毒唯就「钟离年龄太大配不上小鲜肉达达利亚」的话题,展开了超乎寻常的不友好讨论。其中,达达利亚一再坚持公钟szd,不存在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且就算扯这个,排资论辈,目前也是作为新人的达达利亚配不上业界前辈的钟离。骂到最后,双方皆怒不可遏,以双向拉黑告终。
随后,疲惫不堪的达达利亚戳开一个新的小红点,一位名为「月下天星」的用户给他发了条链接和一些文字,大意是看了他画的图,产生了一些联想,没有得到授权就擅自配了文。然后这位写完后感到了愧疚,又觉得删掉有些可惜,就把这篇文发给达达利亚这个原作者看看,要是确实冒犯了可以立刻删文。
达达利亚:“……”
出于好奇,且因为「月下天星」是第二个愿意为自己和钟离先生爱情产粮的人,达达利亚怀着轻率的心态,瘫在沙发上点开链接。
然后下一秒就被天星老师的生猛文字与开门见山吓得原地坐直。
达达利亚在小学的作文课上也学过看图说话,大体上是“小羊去吃草,被大灰狼发现了,大灰狼把小羊吃掉了,吃得满地都是血”这种程度的简单写作。无怪乎他在乍得知「月下天星」是看着黄图写黄文时,心中怀了轻慢。
现实彰显了文字掌控水平的参差。整整两万多字的香艳豪车,直把画黄图面不改色的至冬大偶像看得面红耳赤,鼻腔发热。他感觉自己看懂了,又感觉自己看不大懂……然而又觉得自己可能理解了。那什么「银枪破障入窄帐」「牡丹晨怯含甘露」「扇簸而和核欲吞,冲击而连根尽没*」的,他虽缺少必要的文学素养,但作为人类的本能,促使他越过文字,透过表面,直面人类交合之真谛与和谐。
他缓了缓,艰难爬上某福特私信,找到「月下天星」。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妈咪!!!是产粮的妈咪!!!谢谢妈咪产粮,写得太好了呜呜呜!!!孩子吃上一口热饭死而无憾了!!!
月下天星:抱歉,其实我是男性。

达达利亚从善如流。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爹!!!您这写得也太好了!!!我画图的时候都没想过能配上这么棒的文嗷嗷嗷!

「月下天星」自称没有写文的打算,只是偶然间在朋友的手机上看到了鲸鱼老师的大作,感触颇深,遂行拙作,还请鲸鱼老师见谅。
鲸鱼老师……鲸鱼老师都乐得满地打滚了,哪里还怪不怪的。他噼里啪啦打字,彩虹屁一套接一套,屁放完了,就继续用最质朴的夸夸来挽留极地cp的文字产粮人。
对方同意了,不知是震撼于达达利亚的坚持不懈,还是感动于他璃月话讲不清,词穷,乃至到最后至冬璃月双语结合的死缠烂打。

月下天星:只是有件事……
月下天星:这些文字,我认为不适宜公开发表。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够仅限于私下交流吗?

达达利亚会说“不”吗?
独占天星老师高级定制餐的快乐,恐怕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吧。他装模作样叹了口气,便快活地去喊“饿饿,饭饭”了。

钟离放下了手机。
在他身旁,某位绿油油的音乐制作人正在玩黑白块。普普通通小游戏,愣是被他的友情配音与夸张动作,打出了宏大的史诗感。
钟离向来是有耐心的,他用平静的视线注视着埋头苦干的温迪,就好如厨师在凝视砧板上垂死挣扎的草鱼。
趋利避害和早死早超生,都是人类高贵的自我认知与品格。温迪作为再擅长交际与察言观色不过的成年人,自然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他“诶嘿嘿”地笑着,反扣过手机,露出无往不利的可爱讨饶笑容。
“抱歉啦,我只是觉得那些图怪好玩的。”他吐了下舌头,飞出个闪亮亮的wink,“我没发给别人看啦。况且,老爷子,你不也没生气嘛,还专门花时间给小画手配了文……哈哈哈,写自己和还蛮中意的小朋友之间的黄文是什么感觉?超级刺激吧?”
见钟离逐渐眯起金瞳,温迪当机立断举手投降。他身子一歪,便陷进了身下软软的长沙发中,两条纤细的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乱晃。
“诶,我说,老爷子,你确定拍完这部电影就要息影了?你今年才32吧?”温迪突然问道。他随手抱过头边的猫猫龙抱枕,语气中夹杂着丝丝疑惑,“明明还在事业上升期,你这一退,整个璃月影坛都得跟着重新洗牌。”
钟离淡淡一笑。
“这不是很好吗?”他说,“我本就无意逐鹿演艺圈。况且有我压在上头,已是挤压了不少优秀后辈的上升空间,这很是不妙……”
言下之意是借机让圈子改朝换代了。温迪捏捏猫猫龙软乎乎的爪子,不置可否道:“我倒是无所谓啦,你请我来作曲,我当然会尽力。反正这最后一作,原著是你写的,本子是你改的,投资是你拉的,演员都是你精挑细选的……哎呀呀,面面俱到,真是自愧不如呢~☆”
不过,意义重大的影帝最后一作,占了不少剧情的讨喜男三却用了一个毫无演戏经验的至冬小偶像,这不是把人放在火上烤吗?难不成这也是喜爱的一种表现形式?实在难以理解。
这般想着,温迪双手握住猫猫龙软绵绵的前爪,压低嗓门,模仿钟离沉稳的语调道:“但是,他可是我喜欢的人啊,我自然比谁都相信,蕴藏在他体内的,那无限的可能性!”

“你再这样,我可是要生气了。”
“诶嘿~”

钟离,璃月影坛的传奇,紫薇星,不可逾越之壁,被仰望的存在。
但比较尴尬的地方在于,他各项发展都属顶尖,演戏只是此人才能中的其中一项。且他意不在演艺圈,起初只是出于还人情,后续是赶鸭子上架,再后来是不得不镇场子。
并非出于热爱,只是因为与生俱来的才能与一点点的幸运,才得以被鲜花与掌声环绕。每每此时,钟离都在扪心自问:我是否与赞誉相配?
他心态平和却也敏锐多思,理智与情感均等存在,一方告诉他,付出努力理应得到回报。不喜欢又如何?这么多年的时光与努力,透支健康一身病痛,被捧上神坛显然是合理的结果;另一方却在低语,你的选择比常人多得多,现今在不喜欢的领域站上顶峰,排在所有人之前列,何尝不是种对自己内心的背叛,对真正热爱演艺者的侮辱?
况且,现如今,地位、名利、社会关系以及许许多多双眼睛,已织成巨大细密的网,将灿金的蝴蝶牢牢黏住,冷眼旁观这脆弱的美丽存在徒劳无功地扇动翅膀,试图飞离,却在挣扎中愈发深陷。

“你……是害怕了吗?”

旅游散心,至冬的快餐店,一次拼桌,还有偷跑出来加餐的小练习生,这就是数年前的回忆。
“我是没得选,签了该死的合同才来当这鬼练习生。”小孩狼吞虎咽,嘟嘟哝哝道,“你既然有得选,那就加把劲,然后去做自己想做的呗。”
钟离颇感有趣地歪了歪头。他只是为了蹭点暖气,才半路进了快餐店。他无进食欲望,同时想尽可能减少曝光带来的麻烦,因此一直戴着口罩,穿上不符合他一贯风格的运动款宽松外套。
“害怕吗?那倒不至于。”他和气回答,“只是牵扯太多,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从何入手。”
这厢练习生已经打起小小的饱嗝,豪爽灌起钟离友情赞助的矿泉水。
“想做就去做啦,既然你什么都能做好,那这种事情当然也没问题吧?”小练习生抬头望了眼时间,嘀咕“完蛋”,急急忙忙起身,“总之加油啦我未来肯定能顺利出道大叔你也要努努力实现作家梦呀就这样拜拜——”
钟离无言看着不知名的小孩像是雪地里左右乱跑的火狐狸一般,睁眼功夫,便哼哧哼哧消失在视野之外。
“什么大叔啊……”戴着棕色美瞳,特意化了中年妆扮的钟离叹了口气。他双手揣在胸前,倚着椅背微微苦笑,“竟然会被小孩子教训一顿,这实在是……”

非常有趣。
也确实做到了。
曾经的荧屏霸者渐渐消失于公众的日常谈论中,他遵循本心,一头栽入文学创作中,一炮红二踢脚三连霸四喜临门五福共享,天才作家闪亮诞生。
但是,正式的退场,果然还是得庄重一点比较好吧?钟离如此道。便于是挑出自己姑且算是最满意的作品,联络上各位好伙伴,拍/办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电影/典仪。
至于男三的人选,在收到Fatui方的推荐后,钟离对着资料上假笑的橘毛狐狸忍俊不禁。
这实在是太巧了。钟离径直回复,同意了在Fatui方看来的塞人行为。
毕竟这个男三的原型就是某次萍水相逢中的小孩嘛,应该没有再比达达利亚合适的人选了吧?钟离合上笔记本,他无比期待着,关于一场重逢,以及可能展开的未来。

……虽然在两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线上马甲已经将他们早早拴在了一起。
恰如某鲸鱼老师,在前往璃月拍戏前夕,大肝特肝,针对影帝某次在枫丹取景的骑士浪漫英雄谭,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二次创作。并一如既往取像素点,发图前言道:咕杀/强暴/雌堕/媚药/口交/颜射/思维改造/cuntboy/破处/无套中出/纯爱
连环跳板。
某天星老师勤勤恳恳,在白天手把手教小年轻演戏诀窍,晚上加班独处讲剧本之外,压榨空余时间,产出惊人豪车。
鲸鱼老师受宠若惊,在和朋友兼yy对象钟离小鹿乱撞告别后,沐浴焚香,虔诚打开文档。他满意地看到漂亮的骑士,钟离先生,因药物作用,四肢大敞,眼露不甘,被视为敌人的达达利亚毫不留情剥开盔甲后,面色潮红,耻辱道出“咕,杀了我吧!”而达达利亚冷笑“怎么会这么便宜你?接下来会让你完全不想死。”
然后省略黄暴文字若干,到车的末尾处,骑士的高洁已荡然无存,只能眼睛上翻,吐着舌头,嘴里不住发出类似“嗯哦哦:heart:要去了啊啊啊啊啊:heart::heart:”“喜欢喜欢喜欢:heart:最喜欢达达利亚的鸡巴了:heart::heart:”“已经……已经完全是达达利亚一个人的下贱母狗了:heart:”的声音……
屏幕外的达达利亚……不对,鲸鱼老师发出了震天撼地的惨叫。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可以!!!钟离先生不可以说出这种话啊啊啊!!!呜呜呜我不能接受!!!
月下天星:但是,根据鲸鱼老师您打的tag,再结合我找的参考资料,这是正常的情节发展。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不可以!!!反正我不准钟离先生变成这样!!!天星老师是璃月人吧?钟离先生在璃月知名度那么高,您这么写不会觉得怪吗?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对不起,是不是我太挑三拣四了?我只是……我只是觉得先生他……
月下天星:没关系。实际上,我二、三次元分得很开。
月下天星:对于老师提出的部分,我会加以斟酌修改。请问,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需要改的地方吗?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天星老师————!!!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说起来还真的有。就是那啥……老师,您能不能把达达利亚,写得再鬼畜一点呀?
月下天星:呃……恕我直言。鲸鱼老师是至冬人。据我所知,达达利亚是至冬顶流偶像,这种要求……嗯……是否有些……不妥呢?
一条小鲸鱼啦啦啦:哈哈哈哈哈哈没事啦!我二三次元也分得很开!

……希望二位真的能做到。

81 个赞

你们最好二三次元真的分得开喔(拖长音)

28 个赞

其实分不开也无所谓啦(轻轻)

17 个赞

这就没了吗,哭哭唧唧。但是好香啊救命二位在网上的互动乐死我了

8 个赞

你们最好说到做到喔———

等会短篇完结!!?雅蠛蝶!!

7 个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乐了 您写的太有趣了 摩多摩多
小达:黄暴但是纯爱: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被天赋异禀,弯道超车的凰文天才钟离笑死吓到我缺德的笑出声。不愧是钟离先生,感觉已经拿捏住这只还不知社会险恶的鸭头了:yum::yum::yum:

9 个赞

可恶难道后面的香香剧情要我们来构想了吗!!!不要啊!

2 个赞

哦豁~二位真的能分开嘛

《希望二位真的能做到》

希望真的做的到哦——等等完结?不要啊——

《我二三次元分的很开》,真的分的开吗鸭头,说到做到噢:nerd_face:

果然达达利亚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都被钟离先生拿捏了呢

1 个赞

话说这就没了吗……哒咩呀呜呜呜呜,好想看后续:crying_cat_face:

竟然没了,看不够呜呜

你们最好别分得开(指指点点

拿捏鸭头这方面,先生是专业的 :+1:

1 个赞

二位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哦

1 个赞

可恶,我还想看对方相互掉马剧情哈哈哈,好香,谢谢妈咪的饭饭: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