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好斗,但是大甜1

HE,沙雕恶俗小摸鱼,8000+
校园pa,打架斗殴小恶霸达x风纪委员离
:warning:请勿代入正常生活的价值观中

“打架了?”
“没打。”
“……嘴巴上紫的一块是什么?”
“那什么,是我对你的爱,”达达利亚比了个潦草的心,“大红大紫。”

1
达达利亚是T市提瓦特学院里出了名的大恶人,带着一堆叫做愚人众的兄弟,从一年级打到了三年级。有人说他是校长的关系户,有人说他家里人是混道上的,也有人说他家财大气粗只是来上个学体验生活,总之就算达达利亚闹翻了天也没人敢拦。

春天百花齐放适合春游,他就跑到隔壁学校掀了人家校霸的车顶棚;夏天太阳高照不宜出门,他就抓了几个趾高气昂的小混混给他扇风;秋天风高气爽心情好,他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又不想听老师念叨新来的转校生有多么多么优秀,于是叠了一堆纸飞机,顺着窗口一个个往外扔。

飞天小宝号战斗机飘飘忽忽,从教室的后窗飞了出去,然后一个扎猛从前窗飞了回来,不偏不倚砸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愤怒的班主任在大吼,但达达利亚基本听不见他喊了些什么。那只可怜的纸飞机正躺在转校生的臂弯,机翼严重破损,被迫提前宣布退役。

凉爽的风从外面拂过,就像吹动纸飞机一样吹动了达达利亚的心。他与转校生的双眼对视,恍惚觉得对方笑了一下。从前看过的爱情故事在达达利亚缺乏文采的脑袋里迸发,一见钟情、浪漫邂逅,这些词语在嘴里流连着,散发出甜蜜蜜的味道。

“你……”

转校生把纸飞机举起,在达达利亚期待而幸福的目光中揉成一团,然后一扭头丢进了垃圾桶里。

爱情的火焰,还没燃起就熄灭了。

“达达利亚,说了多少次不要在课堂上扔危险物品,如果伤了人怎么办,”班主任适时插入了一声严厉的训斥,以彰显自己摇摇欲坠的威严,“这位是从精英分校调来的转校生,人家跟你可不是一路人,平时玩闹就算了,可不要拉着他学坏。钟离,你坐在靠墙的位置吧,好好听课,学习生活中有什么困难及时来找老师沟通。”

叫做钟离的学生点点头,拎起书包放在了书桌上。达达利亚不爽地撇嘴,用目光测量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100个纸飞机那么长,别说碰到了,估计说句话都听不见。

而且……不就是尖子生吗,又不是稀有物种,拽什么拽。

“另外还有一件事,经过理事会的商议,从今天开始我们学校也要开始实行学生监管制度,每个班设立风纪委员,对校内不文明行为进行规范……”

达达利亚暗自翻了个白眼。这东西就是表面上意思意思,去年搞的学生会,前年搞的巡逻组,大前年搞的值班员,说是要整治纪律,管理违规入校的社会人员,结果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大部分人都是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放进来一堆约架的外校人,差点没把校门口的铁栅栏给拆下来。

虽然那些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像这种热衷于打架的学生一抓一大把,并且目的也差不多,无非是像撒尿的狗一样搞地盘划分。技校和职高的学生混在一起,争夺街区老大的地位,都已经成了T市历史的一部分。

而托达达利亚这个街区老大的福,提瓦特学院一片安宁祥核。

普通学生每天上课就好,倒也不怎么会被找麻烦。达达利亚喜欢老大的称号,却不喜欢欺负乖乖模范生,每天定时定点清理不识好歹的闹事者,剩下的时间就用来在课堂上睡觉,过得格外快活。他甚至觉得设立风纪委员还不如给自己颁发奖状,名字就叫见义勇为维护校园和平奖。

“所以,有没有同学自告奋勇,担任风纪委员啊?”

教室里一片寂静。班主任的目光所及之处,学生们皆埋头苦读,不肯与之对视。

达达利亚得意忘形地翘起二郎腿,然后用手肘拐了一下自己的前桌,示意对方举手上任。那人是愚人众的小弟,一伙人办事方便,翻墙去网吧什么的也有个照应。顺便一提,上次的学生会,上上次的巡逻组,上上上次的值班员,都是内部人员。

正所谓:无内鬼,三缺一速速来大战。

班主任的脸拧成了窝瓜,看了一圈又一圈,可惜班级唯一举手的人只有达达利亚的前桌。那两个混小子笑得满脸开花,拿定了这活没人爱干。

“老师,放心选我,”小弟把胸脯拍的震天响,“我热爱学习,遵规守纪,绝对不会放走一个逃课去网吧的人。”

同学们默不作声。

达达利亚跟着起哄:“老师,你就选他吧,我极力举荐。别看他染头烫头不穿校服,但其实有一颗热爱集体的心。”

信这话就有鬼了。

班主任气的头疼,本来就英年早谢顶,如今好像又稀稀拉拉地掉了几根头发。他不甘心地环视四周,想要找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心腹,看了一圈又一圈,墙上的钟表也滴滴答答走个没完,简直像催命的定时炸弹。

过了三分钟,又仿佛过了三个小时,终于有一个手慢慢举起。

班主任一拍桌子,喜笑颜开:“好的就你了,钟离!好好干啊!”

小弟傻眼了,达达利亚也傻眼了。反应过来后,他恶狠狠地捏住笔杆,险些把塑料壳子捏了个粉碎。明眼人都知道这种差事该避开,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故意找自己不自在?明明是个新来的,连人都认不全!

……自己好像也不太认得全。

但是这不是理由。他,达达利亚,是街区老大,就算不混这条道也该听说过才是,一个转校生凭什么敢拆他的台?就算他长得好看,就算他差点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心动,也不行。

尊严,这是尊严的问题。达达利亚拒绝被人看不起。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阴暗的情绪,钟离在接过风纪委员的袖标后回了一下头。琥珀色发尾的小辫从身后移到肩侧,眼角的红色像一簇勾人的火苗。

他偏着下巴,淡然的眼睛看不出情绪。钟离在班老头的示意下戴上了袖标,然后在阵阵掌声中发表上任讲话,在达达利亚看来,对方明显就是冲着自己宣战。

“虽然和大家还不熟悉就担任了风纪委员,但我会尽全力而为,”钟离盯着达达利亚,嘴角含着不易察觉的笑容,“感谢各位配合。”

操他妈的,真敢挑衅啊。达达利亚咬牙切齿,好学生是吧,看我怎么治治你。

2
“不、不是,达哥,你真要堵他啊?人家才第一天转过来,不好吧……”

达达利亚踢了那人一脚:“又不是真打,下马威懂吗下马威,到时候你们几个把他堵小巷里,吓唬吓唬就行,别把人打坏了。像这种好学生都是书呆子,胆子小的很,一吓就哭了,等他认错之后就让他写一个,那个什么信来着……”

底下人小声提醒:“辞职信,达哥。”

“对,就是这个,”达达利亚满意极了,“记得录音,我要听他认错。”

“达哥,你不亲自去吗?”

“这种事用得着我亲自去才能摆平吗?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怎么可能埋伏风纪委员。”

小弟们胡乱点头,表示明白。

“如果他不认错怎么办?”

达达利亚思考起来,捏着下巴摩挲:“我想想……如果是比较硬气的那种反而讨人喜欢,但教训肯定是要教训的,记得别打脸就行——钟离的脸还挺好看的,从审美上来说非常符合我的标准。”

小弟们瞪大了眼睛。

“老大,你喜欢他?”

“瞎说什么呢,老大怎么可能喜欢这种乖乖男。”

达达利亚挨个弹了他们的脑袋瓜:“闭嘴,我他妈喜欢谁用得着你们管。长得好看就一定得追到手吗?喜欢就一定得在一起吗?一见钟情就一定长久吗?肤浅。”

啊对对对,哥说得对。小弟们应和着,然后一哄而散,露胳膊挽袖子拎棍棒一气呵成,大有攻占沙城之势。一伙人浩浩荡荡下饺子似的钻进了学校旁边的小巷子里,路过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全都绕开走,生怕牵连到自己头上。

达达利亚虽然恶名远扬,但是很少找自己学校人的麻烦,也不知道这次是哪个倒霉蛋撞到了枪口上,恰好惹到了这个混世魔王。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夹着细高个子进了里面,原本安静的巷子顿时吵吵闹闹乱成一团。

又过了半个小时,只有那个细高个子慢悠悠地出了巷子,甚至有空整理自己凌乱的衣领。他回头看了一眼巷口处昏死的小混混,可能是觉得这样有碍城市仪容,于是拖着肩把他拽回了巷子里,不省人事的混混翻着白眼张开嘴,口水在路面上划出了长长一道拖痕。

3
“我操,你说什么?”达达利亚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全没了?被他一个人打晕了?”

鼻青脸肿的小弟按住自己隐隐作痛的腮帮:“达哥对不起,我也没想到钟离那么能打,轻敌了。当时只顾着别打到他的脸,还想着先谈判,结果他直接一扯袖标,拳头就打上来了。大伙被他吓了一跳,狭窄的空间人多又不好发挥,结果就被一个个撂倒了。”

“啊?”

“他还说,放学后不准在附近聚集,书包里只能带书本不能装砖头,我的头发也不合格,今天就得剪掉,不然就要扣我的学分。”

“啊?所以你就真给剪掉了?有病啊你。”

“我也不想,”他哭丧着脸,“可是钟离的语气太吓人了,我不由自主就拐进了理发店。”

达达利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对光头发火。他双手一撑大长腿就坐到了窗台上,心想这个梁子是跟钟离结定了。

“来来来,你跟我讲讲,他一个文质彬彬的好学生,怎么个吓人法?”

光头小弟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看起来像是有一万句话想说,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眼睛斜盯着地面。达达利亚皱起眉,刚想骂他怎么突然神经兮兮的,就感觉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自己肩上。

“同学,请不要坐在这里,”钟离淡淡道,“如果掉下去就糟了。”

达达利亚与他对视,只觉得那张按照自己审美长的脸近在咫尺,稍稍向前倾一点就能碰到,一下子就晃了神。都说看见美人脾气就会变好,刚刚那股火还真消得一干二净。他怕钟离知道昨天是自己搞的鬼,下意识就想找借口把小弟赶走,不料对方早就找机会溜了。

不错,还算是有眼力。达达利亚在心里短暂地夸了他一句。

“好嘞,”他跳了下来,笑嘻嘻地凑过去,“你是叫……钟离对吧,咱们是同班同学,还记得我吗?”

“怎么会不记得,”钟离同样回以他微笑,“只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昨天放学时有些事,走得匆忙了些,不然本打算和你聊聊的。”

达达利亚知道他口中的急事是指揍趴自己的一堆小弟,但做贼心虚,打着哈哈就混了过去:“没事没事,现在记住也不迟,我叫达达利亚,在学校里人缘还是很好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

“是吗?”

“保真,找我准没问题,”达达利亚比了个大拇指,“说起来你在干什么?”

钟离给他展示手里的风纪册:“刚刚通过了选拔,担任风纪委员长,接下来要经常巡视整治风纪,顺便还可以熟悉一下新校园。”

“那可真不错啊,就是有点辛苦。”怎么还要天天巡逻,这样岂不是很容易撞到自己,得想办法瞒过他。

达达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没出息的想法,他把这一表现归类于一见钟情的后遗症。钟离的声音好好听,温润和煦,他笑起来也好好看,如果一直笑着就好了。

得想个办法瞒过他……最好是能追到他。

“说是辛苦,其实也不一定。如果校园里没什么违规行为,自然也就用不上我,”钟离捏着下巴,“我听说这附近经常出现暴力事件……”

“哪有的事!绝对没有,”达达利亚打断他,“我们这个学校氛围融洽,蒸蒸日上,从来不打架。肯定是外校的人来骚扰。”

“唔,但是校规还是要遵守的吧,我看到有人烫头来着。”

“大,大概是自来卷吧哈哈,你看,我也有点自来卷。”

“昨天还有人打架,穿着咱们学校的校服……”

“肯,肯定是对面职高的人,他们最喜欢玩栽赃陷害。”

“原来是这样,”钟离眯起眼睛,达达利亚觉得他好像一只慵懒优雅的大猫,“不过我还听说,这个街区的混混头子就在学校里。”

什么混混头子,明明是凭本事打出来的街区老大。达达利亚不好反驳,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强撑着笑脸连声附和:“就一些小角色而已,咱们学生还是以学业为重,不用理会。”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知道的也太多了,自己又不擅长撒谎,再问下去怕是底裤和脸都要扒干净了。

正当达达利亚愁眉苦脸时,钟离适时打住了话题,简直就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样。他收起册子,朝达达利亚时候伸出一只手:“要不要陪我一起走走?我还不熟悉路。”

达达利亚真的特别想立刻牵住钟离,然后大喊一声我愿意。钟离的手骨节分明,一点也不像自己,因为常年跟人打架满是茧和疤。这样的人大多没做过脏活累活,就应该放在装修华丽的大别墅里好好宠着。

但是他不能。跟钟离走在一起,肯定很快就会露馅。学校里违规违纪的学生,他的小弟占了九点九成,要是被抓个正着还朝自己打招呼,钟离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大骗子。

必须得拒绝,拿出你约架时的嚣张劲来啊达达利亚!

“钟离,我……”他嗫嚅。

“我还以为是什么忙都可以,”钟离垂下眼,看起来竟然有点失望,“但是没有关系,我再去拜托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等等等等!我可以,”达达利亚一听他要找其他人,立刻抓住了那只手。温香软玉捏在掌心,心脏得意的快要飞起来,“放心交给我吧,这种任务肯定只有我才能胜任。钟离想先去哪里?”

“那就,在操场上随便走走吧。”

4
“哎,那边那个好像是达哥?”

“还真是,他这是跟谁在一块走呢,怎么笑的那么开心,”另一个小弟惊呼,“我草,这不是那个转校生吗,就是那个风纪委员长,上次把我一哥们给打住院了。”

“啊?达哥怎么跟他在一起。”

“那还用说,肯定是打算找那个小白脸的麻烦呗,达哥最看不惯文文弱弱的书呆子了。有他亲自出马,风纪委员也得乖乖低头认错。”

“走走走,咱们过去帮达哥撑气场,那边几个没去网吧的兄弟都一起跟到后面去,这个仇不报不是男人嗷。”

达达利亚一边牵着钟离往前走,一边用余光往后瞟。大队人马跟在他们后面集结,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简直要在操场上拉出一条检阅方队来,气得达达利亚差点骂出声。果然闹出事来了,还弄了这么多人,跟踪就跟踪,气势汹汹地排队是要怎样。

这帮猪脑子,回头挨个收拾。

“达达利亚,他们是怎么回事?”

“啊啊,没事没事,”达达利亚扯出笑脸,“这是学校传统,他们为了锻炼强健的体魄在操场拉练,咱们应该是占了他们的位置。钟离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跟他们说说。”

“我也一起吧,正好认识一下。”

“不不不,你在这里等着,马上就好。”

“可是……”

达达利亚急了。要不是钟离的脸人畜无害,他肯定以为对方是故意在耍自己玩。眼看着浩浩荡荡的部队朝着两人的位置展开包围圈,情急之下,达达利亚一下子抱住了钟离的腰。

草,好细的腰。

来不及多加感叹,他赶紧把脑袋埋在了钟离的肩窝。热气顺着颈侧的皮肤朝耳根处蔓延,钟离一下子僵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达达利亚一向很会利用自己的外在优势,借着少年稚气的面庞,狐狸似的朝钟离撒起娇来。

“钟离,我就想咱们两个单独一起嘛,给个机会,让我追追你呗。”

声音不大不小,恰巧够围着的一圈人听到。钟离红了脸,小弟们慌了神。

“达,达达利亚,这里是学校,这么做不合规矩……而且我们才认识……”

“有什么关系,青春的恋爱最美好了,”达达利亚蹬鼻子上脸,迅速展开攻势,“钟离钟离钟离,我对你一见钟情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嘛。我是好学生,肯定不耽误你学习,实在不行等到放学的时候再谈也行,在校外总合规矩了吧。”

情况有变,达哥要收拾的人变成了达嫂,速速助力老大的梦想。棍棒砖头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一群人乌泱泱地背过手,开始起哄。

“在一起!在一起!”
“我愿意!我愿意!”

达达利亚终于忍无可忍,松开钟离朝他们大吼,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校园。

“都给我滚开!”

5
仓促的告白在钟离一句“让我考虑一下”为结束,达达利亚觉得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对方是风纪委员,自己是一方恶霸,这两种身份实在是……

天造地设,越想越搭。

不得不说,钟离是真的有两下子。整治风纪彻查暴力,才转过来没多久就把学生规划的明明白白,再加上达达利亚明里暗里的支持,一时间提瓦特学院还真变成了模范学校,连老师都不好意思躲在厕所抽烟。

不过达达利亚表示每天保守秘密装成好学生实在是有点难。虽然小弟们都极力配合,不怎么出现在两人独处的场合,但身为街区老大,外校来踢馆的人依然络绎不绝。钟离天天在校园各处巡逻,要么就是忙于学习,好不容易约到他一起吃午饭,结果就收到各种约架战书。

要是放在平时,烦就烦了,他也挺喜欢打架的,可如今达达利亚只想多跟钟离呆一会。

“要走了吗?”

“是啊,”他跟钟离道歉,“突然有点急事,今天的午饭就不用等我了。”

“等等。”

达达利亚站住脚步,胆战心惊。今天是跟技校号称四天王之一的家伙打,小道消息早已满天飞,不会是传到钟离的耳朵里了吧。

“你要去校外吧,找老师申请假条要很久才能批下来,既然是急事就不要耽搁,”钟离拿出一张纸条,在上面签了名字,然后笑着递给达达利亚,“风纪委员开的假条也可以用,拿去吧。注意安全。”

达达利亚一路飘飘忽忽,拿着假条仿佛走在幸福的棉花路上,迎着门卫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把假条交了出去。这还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走出校门,没有翻墙,也没有跟人吵架,满脑子都是钟离一句温柔的“注意安全”。

约架的地点是距离学校不远的胡同,那边没什么人来,几乎成了不良少年的固定战场。达达利亚一边走一边脱校服,小心翼翼地塞进书包里,生怕一会打起来把衣服弄破,惹得钟离怀疑。技校的人认出了他,顿时一阵哄笑。

“就你是街区老大?怎么还穿校服背书包,这么爱干净的公子哥就别来学人混,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总比一身臭汗的人强,”达达利亚慢条斯理地拉好书包,“有没有本事打一架就知道了。”

那人被达达利亚激怒,三下两下推开挡在前面的两伙人,抡起拳头就往达达利亚身上砸。达达利亚半身后撤,恰好躲过这一拳,然后捏住他的手腕向外掰。对方挣了两下没挣开,咬着牙跟达达利亚较劲,胳膊上的青筋一片片暴起,可这小子的力气出奇的大,看起来完全不费力。

“给你个机会,快点认输,我今天还有别的安排。”

“妈的,口气不小,”四分之一天王咬牙切齿,“谁要朝你认输。”

又一个拳头打过去,达达利亚伸手接住,两人眼瞪眼角力,谁也不肯退让。那人使着劲,渐渐就开始力不从心,于是猛地松开手,借着惯性往地上一滚,与达达利亚拉开了距离。他从背后一摸,掏出根金属棒球棍来。

“哈,看样子是有备而来。”

对方咧着嘴:“对付你正好,小屁孩。”

以大欺小以多欺少是不良的老把戏,谁也不会说谁无耻,毕竟赢了的人才会被承认。达达利亚一向看不起这套,但他有看不起的底气跟实力,换句话说,就是他知道自己肯定能赢。

他摩拳擦掌,深蓝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达达利亚觉得自己上辈子应该是个战士,因为这份得心应手与生俱来。

6
“不好了不好了,”站在外面望风的小弟慌张来报,“达哥,风纪委员过来了。”

达达利亚正坐在横七竖八胡乱呻吟的人堆上,脸颊挂了彩,一块紫色的於痕格外扎眼。他顾不上疼,慌慌张张把裤子上的灰拍掉:“钟离?他怎么可能来?现在不是午饭时间……”

“没骗你,真的!”小弟见状也慌了,“马上过来了!”

达达利亚环视四周,悲哀的发现这里是死胡同,跑是跑不掉了。而刚刚被他揍趴的一堆人还一边痛呼一边满地打滚,地上全是各式武器和撕碎的布料,活像被炮轰过。

他第一次觉得风纪委员的名字这么可怕,比挨揍还可怕,更何况好不容易才让钟离对自己有了好印象,绝对不能半途而废。达达利亚心一横,直接躺在地上,把灰抹在脸上,然后也跟着发出虚假的哀嚎。

综上所述,等钟离抵达战场时,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道中间的达达利亚。

“嘶……好疼……”达达利亚见他阴沉着脸,多少有点心虚,“钟离……我的骨头好像断了……”

钟离看起来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然后蹲在他旁边,替他把头发上的脏东西拿掉。

“哪里断了?”

达达利亚斜眼看了下倒在地上的四分之一天王,大概是断了胳膊。于是这头狐狸呜呜嘤嘤地朝钟离抱怨:“钟离我胳膊疼。感觉像断掉了。”

“我看看,你不要乱动,”钟离使劲掐了一把达达利亚的胳膊内侧,疼得达达利亚直接叫出来,“还好好的,用不着担心。我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这里发了什么比较好。”

“我挨打了。”

“是么?”

“真的,他们威胁我要我交出零花钱,叫我一个人出来,不然就连着其他人一起欺负,”达达利亚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撒谎,“我怕牵扯到你,只能过来了。还好碰到了几个热心人,把小混混赶跑了,只剩下这几个跑不动的。”

跑不动的小混混:哇擦,这人睁眼说什么瞎话呢?真当大家都死了吗?这话谁信啊?是谁刚刚下手那么狠,跟疯了似的折人胳膊来着?

“原来是这样,”钟离似笑非笑,“那还有别的地方疼吗?”

还真的有人信啊!

达达利亚握住钟离的手,钟离一个用力把他拉了起来,还顺手帮他正了正衣服。达达利亚挂在他脖子上,像个黏人的树袋熊:“脸也疼,要不你亲一下?……停停停,不要说什么违反校规校纪,这里不是学校。”

钟离揪住他的耳朵:“我还没答应你呢。”

“那我再问一遍嘛,”达达利亚说,“钟离,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我要是说不好呢?”

“那我就一直追你,直到你说好。”

“看来我只能答应你了,”钟离说,然后轻轻在他脸上的淤血处点了一下,“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先去找风纪委员,不许自己扛。你是学生,不是整天没事干的地痞流氓。”

达达利亚欢呼一声,差点想把钟离抱起来在天上转一圈。天气转凉入了秋,他也总算有了放在心里的人,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7
在钟离的要求下,小弟带着达达利亚先回了医务室。其实对达达利亚来说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上什么,但作为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生,肯定不能露出破绽,显得自己好像经常受伤一样。

“那你呢?”

钟离说:“我是风纪委员,得先把这些人登记一下,看看是哪个学校的,以后严加排查。绝对不能让他们随便混进来威胁本校的人。”

“是,是吗。”

“你先回去,下午还有课,不许迟到。”

达达利亚一个立正:“好的没问题。”

旁边的小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默默把老大两个字压下去。等两人走远了,钟离这才把视线放在满地残兵败将身上,掏出一部手机来悠闲地按来按去。

四分之一天王:“你在干什么?”

“报警。校外暴力事件应该交给千岩警处理,但凡读过书都知道。”

“刚刚跑的那个才是罪魁祸首吧!怎么看我们都是挨打的那一方吧!”

“我当然知道达达利亚做了什么,”钟离说,“跟我有什么关系?虽然他打架,但我觉得他是好学生,这冲突吗?”

69 个赞

真的好甜嘎嘎嘎我直接闷一大口!

小情侣就得甜甜腻腻:kissing_heart:

有1说明有2吗 :face_in_clouds:

此1非彼1

1 个赞

天造地设,越想越搭xswl
我cp就是最配的!
看完之后意犹未尽甚至没注意到是一发完(

大草,我就说大甜是什么意思 :smiling_face_with_tear:

1 个赞

哈哈哈哈哈,大甜,1

2 个赞

嘎嘎甜,看完意犹未尽呜呜呜呜

1 个赞

啊,一发完结??怎么看都是有后续的样子啊!!!

1 个赞

离离你好双标哦,你就宠他吧:relieved:

达达鸭虽然大家,但他是甜1,怎么办呢?当然是钟离宠啊!

(*๓´╰╯`๓):heart:,公钟yyds

先生,你舅宠他吧

先生好宠啊dokidokidoki

太太你怎么还不更新啊 我等的想死:sob:

这个是一发完哦

鸭鸭甜心卡哇1 :de1:

呜呜呜好甜

哇!你是怎么发表情包的,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