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的龙总爱闹脾气

都说人怀孕后脾气会有很大变化,达达利亚却从来不信,不就怀个孕吗,脾气能怎么变?但当自己家那位有孕后,达达利亚才真正信了这句话。

得知钟离怀孕的时候,达达利亚抛下了手头所有的事情一路跑到往生堂,可当他顶着一头被风吹乱的橙发站在钟离跟前时,却是紧张到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钟离在床边坐着,看到平日里自信的人现在不知所措到脸通红的样子笑了笑,主动拉起至冬人的手放到仍旧平坦的小腹上。

“公子阁下可是要负责的。”达达利亚把头埋进恋人的胸膛里,好一会才颤着声音说:“当人,钟离先生和孩子,我都会负责到底。”

——

为什么怀孕的龙还是要每天早上六点去遛弯?

小腿上的束缚感慢慢减轻,还伴有绒毛划过的触感。达达利亚皱了下眉,尾巴的主人停了动作,等到达达利亚重新舒展了额头才继续松开尾巴。就在尾巴的主人欣喜地认为今天可以早起去码头遛弯时,手腕上的拉扯让跳动的心瞬间停了一拍。

一根红线牢牢地系在他的右手腕上,另一端连着达达利亚的手腕。此时床上的人也睁开了眼睛笑盈盈地看着想要偷跑出去的璃月人。

“先生醒的好早,要去哪呀?”话上是在问人要去哪,可手却是拍了拍身边空掉的床铺。钟离赌气一般地偏过头不去看达达利亚,达达利亚也不急,就撑着手等着。僵持了一会,钟离还是妥了协,尾巴在地上扫了两下,重新爬上床在青年旁边躺下。

达达利亚给人掖好被子,热气都跑走了,不小心受凉了就麻烦了。“先生又要去溜鸟吗?可是那鸟也还没睡醒啊。”没人回答,达达利亚便拨开钟离挡在脸上的手硬贴上去,钟离被他蹭的痒,半眯起眼看着他。

“先生生气了?”

“我想出去走走。”委屈的语气配上可怜的表情,如果达达利亚是第一次见绝对会给自己来一下,然后穿戴好牵着人出去散步。

“先生你现在怀孕了应该歇着,”达达利亚整理着钟离额前的发丝,“早上的风又凉,吹感冒了怎么办?”

怀里的龙又不理他了,达达利亚也不想每天都把人闷在屋里,但他真的不想再感受到那种心慌了,那种醒来只摸到身边冷掉的被子时的慌乱。那日清早达达利亚只穿了件衬衣一条街一条街地找,最后在桥上找到了在悠闲地喂鸽子的钟离。

解开红绳,穿好衣服,达达利亚说:“先生我去买早饭了。”

“嗯。”被窝里的龙回他一个气音。

达达利亚回过头,钟离背对着他安静地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欸,被打败了啊。达达利亚心里想着,找好衣服和围巾后到床边把人抱起来换衣服。

“带先生一起去。”闷闷不乐了一早的人终于开心了 尾巴也缠上达达利亚的手臂,尾端祥云状的绒毛蹭着青年的露在空气中的皮肤。

“先生把尾巴收好,”达达利亚给钟离围好围巾,“今天也要吃包子吗?”

桂花糕和你都很甜。

璃月有句老话,酸儿辣女。有身孕的人往往口味会变许多,一向吃的清淡的钟离突然就变得嗜甜。万民堂送去往生堂的吃食也逐渐变成了酸甜口味,达达利亚也私下自己学着做些甜的,但是,凡事都讲究个量。

在达达利亚第三次拎着糕点出现在万民堂时,在躺椅上晒太阳的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吃太多甜的对身体不好。”

“先生想吃我就买来了,嗯…也没吃很多吧。”达达利亚说着就要上楼,得是钟离有孕了胡桃才肯跟这位执行官和平相处,换作以前达达利亚肯定是要走窗户的。

双马尾的小姑娘从躺椅上跳起来,伸着手臂挡在楼梯口,“你知道一个人如果一口气喝50斤的水就会被毒死吗?”

达达利亚不解地说:“这难道不是被撑死的吗?”

“有道理,唉不对,我的意思是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能吃太多,”胡桃双手抱拳立在胸前,“我家客卿还是特殊时期,吃伤了怎么办?”

至冬人明显没怎么听进去,一只手把才到他胸膛的小姑娘拨开,留下一个背影,“我会看着先生的。”

胡桃气的跺了跺脚,又回到躺椅上晒太阳,喃喃道:“罢了,等到老爷子不想吃东西的时候有你受的。”

桂花糕软糯甘饴,甜而不腻,钟离一块接一块地塞进嘴里,腮帮子都鼓鼓的。达达利亚在旁边撑着头温柔地看着恋人贪嘴,之前钟离吃饭都是小口慢咽,如果不是因为怀孕还看不到钟离像孩子一样吃甜食的样子。

小姑娘的话在脑海里响起来,达达利亚伸手擦去钟离嘴角的粉,说:“先生不要吃太多,等会还要吃晚饭呢。”

“嗯,好。”话是这么说着,但是动作却没有要停的意思。达达利亚无奈地笑笑,嘴里突然被人塞了什么,桂花的香味在唇齿间蔓延开,钟离在他对面淡淡地笑着。

真的好甜啊,达达利亚红了脸。

又过了些日子,钟离开始不愿吃东西,就连达达利亚花了一上午做的腌笃鲜,钟离只是问道味道就忍不住干呕。

“是我做的不好吃了吗,先生好几天了都没怎么吃东西…”眼看着狐狸耳朵耷拉下来,钟离忍着胃里的翻涌揉了揉恋人的脑袋,“并未,是孕期的正常反应,过些日子就好了。”

“那先生有什么想吃的吗?”达达利亚伸手捏了捏钟离的脸,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肉这几天全部消失了,怀孕的人怎么能瘦呢。

达达利亚在心里暗自想着,以后绝对要带套,怀孕太辛苦了。之后几天里,至冬人手里的东西变成了葡萄,香蕉和苹果。胡桃眯了眯眼,都是些能止孕吐的水果。小情侣真是腻歪,小姑娘翻了个身,继续晒太阳了。

我爱你,从这里到月亮,再绕回来。

“为什么要先吃笋,腌笃鲜不应是先吃火腿吗?”达达利亚立刻把笋放下,拿筷子颤巍巍地夹起一片火腿吃下。

“左脚先进门很不礼貌。”达达利亚马上关门退出去,敲门后用右脚先踏进来。

因为钟离的肚子已经很显孕相,达达利亚便把人接到了北国银行小住。可是最近向来温文尔雅的人好像脾气有一点点大。

这天晚上,达达利亚拿着梳子给钟离梳理尾巴尖上的绒毛。钟离靠在达达利亚怀里看书,龙角时不时地会戳到达达利亚的下巴。不出门后,钟离在家里都不再收着角和尾巴,省出更多的力气去满足凡人身体的所需。

更重要的是,被恋人搂在怀里梳毛真的很舒服。

月光照在两人身上,钟离放下书看着窗外的弯月。达达利亚跟他表明心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月亮,什么都不怕的青年这时却像是一个胆小鬼,从背后拿出一束琉璃百合递给他,结巴地说道钟离先生我喜欢你。后来六千岁的神明被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宠出了些小性子,也会很纵容年轻人一些过分的要求,所以那晚达达利亚蹭着他撒娇似地说可以不带吗,钟离鬼迷心窍般地点了点头。

可这月亮为何不圆满呢,世间充满遗憾的事情也有许多。

“月亮不圆。”

“嗯?”达达利亚抬头看了看,说“应该还没到圆的时候吧。”他不懂璃月的这些风俗,也只当钟离是随口一说。

过了一会,达达利亚觉得怀里的人肩膀在轻轻的颤抖,按着脑袋偏过来一看,金色的眼睛里一片水雾,一滴热泪自脸颊滑落,正落进达达利亚心里。

“先生怎么了,不哭不哭。”手忙脚乱地从床头拿来纸巾给人擦泪,达达利亚在心里快速的把自己今天做的事回顾了一遍,水煮鱼把鱼和辣椒分开放了,苹果也削了皮切成八瓣,茶的温度也在55℃,到底哪里做错了…

“月亮是缺的。”

钟离又说了一次。

月亮?达达利亚还是不得其解,弯月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达达利亚把人转了个身,手法娴熟地抚摸着龙角,安抚恋人躁动不安的情绪。“先生弯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我不是很懂。”语气都变得非常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话又说错了惹人伤心。

“满月象征着圆满,相反残月就代表着失落与遗憾,”钟离把脸埋在达达利亚颈窝,“我只是觉得你我的寿命相差甚大,你会先我一步离开,我…唔…”听到寿命两个字时达达利亚就已经明了,直接吻了下去,将满溢这悲伤的话堵在喉咙里。

寿命一直是卡在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尖刺,达达利亚深知他的生命于神来说不过是转眼之间,但这拦不住一直前进的战士,来自雪原的炙热的心滚烫到就连神明都会为之驻足,这就够了。
平日里钟离从不会谈起这方面的话题,不说不代表不在意,从未说起的话居然在这种时候全盘吐露,神也在害怕离别吗?

黏糊糊的吻结束后,钟离的情绪明显安定了许多,尾巴缠住青年的腰轻轻怕打着。

“抱歉,我方才失态了。”

“先生不用在我面前忍耐情绪的。”达达利亚抱着人躺下,“睡吧先生。”

月亮慢悠悠的攀上树梢,达达利亚忽然从梦里醒来,伸手往旁边一摸,果然没人。

忍着睡意下床,钟离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晒月光,达达利亚过去蹲下牵起恋人的手在嘴边吻了一下,“先生睡不着吗?”

“胸闷,起来透透气。”窗子半开着,夜晚的凉风撩起两人的发丝,“你去睡就好,我再坐一会。”

达达利亚不依,干脆坐在地上,说:“我陪着先生。”

坐了一会,达达利亚头靠在椅子边上一点一点,像是马上就要睡过去了。钟离手指在青年的发旋上打转,“我爱你。”声音很轻,这个音量平时达达利亚是听不到的。

本来瞌睡的人却是抬起了头,笑盈盈的起身在钟离脸上嘬了一口,然后伸手指着月亮,“我也爱你,从这里到月亮,再绕回来。”

年轻人的笑就像闪耀的星光一样冲散了积压在心头的阴霾,钟离摸了摸肚子,借着达达利亚的力站起来,“困了,去睡觉吧。”

怀孕的老婆总爱闹脾气,达达利亚表示,自己的老婆当然是宠着啊。

8 个赞

好香!!!!

随200 坐胡桃那桌 孩子满月酒记得喊上我旅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