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蹦史莱姆

达达利亚是一只圆嘟嘟的水史莱姆,在层岩巨渊的上层快乐地生活着。

钟离是一只岩史莱姆,和达达利亚一起快乐地生活着。不过有的史莱姆不是很看好他们,因为钟离比达达利亚年长好多,达达利亚又是刚搬来的新史莱姆。其中有一只叫魈的风史莱姆,年幼时曾受钟离救命之恩,自然对这个刚来不久就把钟离拐走的水史莱姆没什么好感。

好在两位当事史莱姆没有受到外界影响,依旧每天在靠水的石洞里黏糊糊的入眠。

最近提瓦特开办了一场蹦蹦史莱姆的热门活动,所有的史莱姆都赶着去参加,赢到的姆姆币可以买好多东西。就在大家都欢喜时,达达利亚却一只姆暗自神伤。因为水史莱姆只是帮助大家了解活动内容的初始史莱姆,没有其他姆那样酷炫的技能。

相较之下,别的史莱姆能结冰,能烧掉荆棘,甚至能精准预算最完美的落地点。外来的旅者甚至不会在正式活动里多看他一眼。达达利亚很难过,本来想着多赢一些钱回去给钟离先生买最好的石珀,现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棒。

“姆…”达达利亚糯糯地往家的方向挪动,姆与姆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达达利亚只觉得他们吵闹。到家后,迎接他的只有四周冰冷的石壁,往常会在草垛上浅眠等他回家的姆罕见地出门了。

达达利亚看了眼石墩上刻着的日期,今天开放了新关卡,岩史莱姆也能能参赛了。也对,他的先生一直很受欢迎和爱戴,最近几天应该都要忙活动。圆圆的眼睛里湿润了,达达利亚翻了个身,努力地将自己水润的身体藏到石床后面。

待钟离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整天都没有看到达达利亚,没有来参加活动吗?钟离头上顶着刚买的晚饭,匆匆地蹦跳着回家,这可苦了他这只岁数大的史莱姆了。

洞里没有亮光,钟离试探性地喊道:“达达利亚,你在家吗?”一只史莱姆应声扑过来,带来的水沾湿了钟离的外壳。“呜哇——先生你怎么回来这么晚。”达达利亚逮住钟离不松手,他需要恋人的贴贴。

“抱歉,参赛的大家太热情了,钟离不便早退扫了他们的兴致,”钟离将晚饭退到达达利亚面前,“今天赚到了不少姆姆币,买了你喜欢的海鲜粥。”

“先生好受欢迎…”达达利亚小口喝着粥,心头的委屈快要溢出来。为什么没人喜欢他呢?

钟离正整理着床铺,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撞击石头的声音,回头看时,达达利亚早就没了影,只留下还剩了不少粥的碗。达达利亚的声音在洞外响起,“先生,家里没有萤火虫了,我去抓几只来。”

“已经很晚了,明天再抓也不迟,”钟离慢了一步,漆黑的山间哪还有什么史莱姆的影子,钟离不禁担心起来,他的小史莱姆今天是受了什么气吗?

夜晚的层岩巨渊完全没了白日里的温暖气氛,到处都是高耸的悬崖,就算是有着最坚硬外壳的岩史莱姆掉下去也要受很重的伤。达达利亚并不是真的想出来抓史莱姆,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钟离先生累了一天,不能再给先生添乱了。偶尔天上飞过几只晚归的风史莱姆,达达利亚在水里躺着仰望夜空,星星很亮很美。他突然想起故乡那边的一个传说:找到千年的雪莲送给你喜欢的姆,神就会祝福你们。

夜色渐浓,石壁上多了一只奋力攀爬的史莱姆。

次日,钟离焦急地在门口来回挪动,达达利亚一晚上没回来,这孩子有事情总喜欢自己藏着。这时,一只火史莱姆路过,跟钟离打招呼:“钟离先生,快动身吧,今天的活动要开始了。”

“不了,达达利亚还没回来,我要等他。”

“达达利亚?”火史莱姆的身体燃了一下,“可能是跑哪玩去了,不会有人会选没任何加持的水史莱姆当同伴的。”说完火史莱姆便继续赶路了。

钟离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何昨天达达利亚的情绪那么糟糕。

“达达利亚——”山间回荡着钟离的声音,“不要抓萤火虫了,我们回家吧。”

无姆应答。

钟离停下来休息,这孩子倒是能跑,希望是在有水的地方待着,没有去太干燥的地方。

不知走了多久,钟离总算在一处悬崖上发现了快要化成一滩水的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你听到我说话吗?”水史莱姆死亡的前兆便是化水,钟离不敢耽搁,想把达达利亚背到有水的地方,可现在达达利亚的状态过于糟糕。焦急地朝四周看了看,没办法了,钟离褪去了外壳,主动贴近了达达利亚的身体。

达达利亚是被晃醒的,眼前的景象一上一下。他好像被什么东西背着。

那“东西”说话了:“醒了吗?”

“先生?”达达利亚向下看去,这温暖有力的岩壳不是他的先生还能是谁?

“刚才在溪边给你补了水,回家休息一下就没事了,”钟离顿了顿,“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你不知道在我看到快要死去的你时有多么恐慌。

达达利亚蹭了蹭钟离的壳,“抱歉先生,我只是…”该怎么跟先生解释,赌气离家出走?不不不,肯定会被先生罚的。

“达达利亚,不要因为别人的话而难过。”在上面的达达利亚立刻趴好听着。
“正是因为你,活动才能顺利进行,你是不可缺少的一环,”钟离挺了挺背,将小男朋友背的往上了些,“别人的想法代表不了全部,达达利亚在钟某心里永远是最棒最勇敢的史莱姆。”

“先生…”达达利亚的身体开始膨大,不一会,钟离就感受到了什么叫针对他的局部降雨,他的小史莱姆太能哭了。

回到家后,达达利亚将自己在身体里护了一天的宝贝虔诚地戴到钟离头上,“先生,我爱您。”

“钟某亦然。”

这一夜,两只史莱姆贴在一起安稳地睡去。

今天是活动的最后一天,史莱姆们都铆足了劲。魈看到钟离头上戴的蓝花,问道:“钟离大人,您这是…”

“啊,好看吗?”钟离笑着说,“是达达利亚那孩子去最高的山上为我摘的。”

另一边,达达利亚在观赛的史莱姆群里努力地垫脚,对上钟离的目光时,两只姆都开心地笑了。

4 个赞

好可爱 :tian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