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平行线

#是群友想看的止步于此的感情,摸了点质量低下的小短文

“钟离先生,近日怎么不见了公子?”又是好景气的一日,空带着派蒙来万民堂找钟离,熟稔地在前岩神的对面坐下,伸手从筷子筒中抽来双黑色木筷为自己夹了块水煮鱼。

做完这一切,空习惯性地去看钟离身侧的那个位置,发现又没能在那里看到姜橙发色的至冬武人之后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咬着鱼肉含糊地发出疑问。

“若是想要知道他的行踪,去北国银行打听会更快。”钟离放下筷子,端来一旁的茶杯轻抿一口,语调平淡得像是在说一个从未相识过的陌生人,“我实是不知。”

“诶?我以为至少钟离先生会知道的?”空的动作顿住了,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过于惊讶的旅者甚至忘了自己举起筷子是想要再夹一块水煮鱼还是转向旁边的小笼包,“我正是从北国银行那儿过来的,大家都说着,既然公子大人行踪不明,不如去问问往生堂的客卿先生吧。”

“这样的说法,是从何而来啊?”钟离有些疑惑地抬眸,一双金眸中的茫然神色不似作假,他是真的不知道达达利亚去了哪里,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曾关心过这位年轻人的动向,除非某些举动威胁到了璃月,“就算将他已是个成年人的事实按下不表,我们也没有熟悉到能让他将行踪告知于我的地步。”

空更加震惊了,一时间险些拿不住手上的筷子,还好他飞速收回了自己顿在半空中的手,“啪”的一声将筷子放回碗上,才避免了让那双黑色木筷跌入红艳艳的水煮鱼汤中的命运:“原来…原来是这样的吗?”

他还以为这两个人已经在谈了,原来甚至还没有熟悉到能将去向告知的地步吗?

那之前他在钟离脖子上看到过的红印是什么?

蚊子包???

原来真的有蚊子能够穿过岩王帝君的防御,在他老人家的皮肤上留下痕迹???

“当是如此,不然旅者以为我们到了何种地步?”钟离有些好笑地看着空失态的模样,执筷为空和派蒙的碗中添了些许菜肴以作安抚,然后好整以暇地等待着缓过劲来的旅行者给自己一个回答。

“我们都以为…您和公子,是那个…就是…”空支支吾吾地组织着语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惹恼了眼前人,毕竟在得知了钟离的淡漠态度之后,空才重新意识到,即使假死退位之后的钟离再像人类,他的本质也依旧是曾经那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大家都以为你们在谈恋爱了…”

“原来我们的相处,在众人眼中竟是这番模样。”钟离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复杂心情,但他面上不显露半分,只是语句中的停顿稍稍增长了一些,“不过,我于公子的感情,大抵是对他勇气的欣赏。”

“至于旁的,我的回答是并不存在,也绝无可能。”

“那之前…您身上的,还有公子身上的那些痕迹…都是蚊子包吗?”空思索良久,还是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大着胆子出声询问。

若是能够得到答案,哪怕下一秒就要被岩王爷的天星砸头,那也值了。

毕竟八卦谁不爱啊。

“那倒不是。”钟离很实诚的回答了,甚至神明在谈起这种明显不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起的话题时,表情有些玩味,“是公子阁下提出的一些,有助于我体会所谓的凡人生活的尝试。”

“不过只是尝试罢了,我观公子阁下也没有深入的意思,倒是正合我意。”

这话不假,钟离看人一向很准,年轻的至冬武人那些心思在度过了漫长岁月的神明面前更是无所遁形,在钟离身份暴露之前,他或许只是这个狂妄的执行官在任务之余的一些消遣,毕竟充作向导的客卿先生实在是有一副好皮囊。

而钟离无意去拆穿他,在一致的利益驱动之下,伪装身份的神明也乐得陪年轻的人类去做点什么,就当是给自己在计划之外浅浅地放个假。

他们一同出行,在璃月港散步,达达利亚会很爽快地掏钱买下钟离看上的物品,钟离也会耐心地向不通璃月文俗的达达利亚讲解。

他们一起用餐,万民堂或是琉璃亭,偶尔钟离心情好,也会陪想家的达达利亚去一趟新月轩,神明自己不喜海鲜,但克制着去看年轻人高兴的样子,倒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住所,达达利亚位于白驹逆旅的房间中,那张大床上至今还放着两个枕头,钟离在往生堂二楼的房间,也总是不将窗扉关得严实。

可他们就算牵手,拥抱,却从不接吻,哪怕在床上滚作一团,皆是眼神迷离之时都如此。

至冬武人最僭越的一次,也不过是在钟离身份暴露之后,一边用力将自己楔进前岩神的身体里,一边低头轻轻吻在那双被生理性泪水激得有些红的眸子旁。

而钟离虽惊讶于他的动作,却依旧不准备给什么回应,因为年轻人很快就收敛了这些不必要的温情,恢复到往日里的模样。

他们之间本就没什么感情,自然不会去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接吻,那可是相爱之人才会有的动作。

他们比谁都清楚彼此间的关系,是利益一致时的表面亲近,和背后该动手时的毫不犹豫,神明随手将凡人卷入璃月的旋涡之中,对于执行官可能的遭遇漠不关心,而凡人以百无禁忌箓掀起足以淹没璃月港的巨浪,对于客卿先生可能的不测毫不在意。

这样心知肚明的不可能,和无人有兴趣深入下去的浅薄情感,才是一切的答案。

“旅者,可还有旁的疑惑?”钟离说到这里便止住了话头,视线落在空因为听得入神而忘了吃,已经凉了不少的碗中菜肴之上,提醒道,“若无甚疑惑,便不要辜负眼前的美食佳肴。”

“啊…好的。”空连忙低头随便夹了点什么送入口中,嚼着这已经凉了不少的饭菜,感觉自己的心也凉透了。

正主亲自下场送来的实锤,这不比大家虚幻的脑补要来的有冲击力?

至少空的大脑已经被冲击得一片空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