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束缚5

皇帝鸭x将军离,散兵盒饭

第二天一早,天还是灰蒙蒙的,钟离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身旁的人仍旧睡着

他应声起身打开门,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站在门口

“钟离将军,抱歉叨扰您,请问皇上在您这儿吗?”

钟离有些惊讶,“在我这儿,怎么了?”

“昨夜皇上带了人出宫微服私访到现在还没回来,所以看看您是否知晓他的消息,既然皇上一切安好,老奴也就放心了”

“我明白了,我去问问他。”

钟离关上门,进屋走向床,却发现床帐被拉开了。

达达利亚已经醒了,他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地看着钟离

“起来吧,有人叫你上早朝了。”他拽了拽达达利亚的被子

“可是我不想去”达达利亚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可怜样地看着他。企图萌混过关

可惜对方并不感冒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见钟离没什么反应,达达利亚又突然心生一计

他倒在床上大喊“啊!怎么办!头好痛痛!感觉快要死掉掉了!”

他越演越烈,在床上扭来扭去,一会又滚来滚去。

钟离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感觉不像头疼,像中邪。

达达利亚却不以为然,演的差不多了,就干脆装死不动

他钟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奇心趋势他偷偷睁开眼观察

却一瞬间对上钟离的视线,他看着钟离贴近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担忧的神情

“啊…既然如此,那便不去了,我去帮你宣太医”说罢,他径直就向门口走去

“啊倒也没有那么痛!喂!你别真走啊!”

钟离在心里偷笑,打开门跟太监说“皇上说他今日身体有恙,早朝就先免了”

“需要我去宣太医吗?”太监有些担心的问

“不必了,皇上只是稍微有些疲劳过度,没什么事,公公不必担心”

“既然如此,那咱家就先告辞了”

钟离叹了一口气,关上门,准备回去继续补觉。

既然不上朝,不睡白不睡。

达达利亚悄悄站到他背后,等钟离一转身,就被达达利亚圈进怀里。

这回达达利亚头不头疼,钟离不知道,但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头疼了。

唉。

“达达利亚,你是八爪鱼吗,怎么随时随地都往人身上贴”钟离推开他,自顾自地躺到床上,盖好被子,闭眼睡觉

“你刚才还逗我呢,我不跟你计较你也别跟我计较”说着也往床上挤

“达达利亚,我要睡觉,你别老挤我。”

“我可没挤,我也要睡”

“那你别动手动脚的”

“我可没有,手脚没地儿放而已,你床太小,总不能怪我吧”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话,一边说,达达利亚一边蹭,钟离属实有些无语

他干脆翻个身面向达达利亚 “你到底让不让我睡?”

“哎呀好好好,我不吵了,你睡你睡,你别生气”

直到确定他真的不会再说话以后,钟离才闭上眼。

两个人眯了许久,天已经完全亮了,阳光透过窗户纸照进屋内

达达利亚最先醒来,他微微拉开床帐,阳光顺着一条缝照进来,钟离动了动,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达达利亚仔细地看着他,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钟离。也是第一次发现钟离真的很好看

他五官锋挺,不失锐气,眼尾的红晕却又增添了一丝娇媚。好看,比他后宫六院里施了粉黛的妃子们好看多了。

想摸摸,想亲亲。

还是算了,等他醒了又要说我了。

没关系的,就亲一下,就一下!

不知从哪里鼓起的勇气驱使着他行动。

他撅着嘴缓慢靠近。

等到钟离一睁眼时,就是一个正在张合的嘴唇在眼前慢慢靠近。

钟离惊得一脚把达达利亚踢下床,然后有些楞住的思考刚才的情形

达达利亚?有病?

不明所以的达达利亚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直到背部着地,坚硬的触感才让他清醒过来

“啊!钟离!你也太狠了!”

“抱歉,本能反应。倒是你,不解释一下?”

受害者是我!我解释什么!

一股失败的挫败感混着委屈攀上心头,却又只能心虚地镇静下来

“咳咳,什么解释什么?”

钟离无语。

“罢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不知道”真不知道。

他看着钟离面色铁青的看着他,本来有些理直气壮的心也止不住地慌张

“我,我我出去看看!对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带点东西回来昂!”

紧急避险!看我成功开溜!

钟离坐在床上,看着达达利亚匆匆的走了,又匆匆的回来。

“干什么?”

“我没穿衣服…”

“那你穿”

钟离看着他慢慢吞吞地穿好内衣外衣内衫外衫內罩外罩【反正是衣服】却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委屈巴巴地看着钟离

“怎么还不走?你不是急着要走?”

“啊!我走就是了干嘛那么凶!”

切!

达达利亚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唉…达达利亚。”

如此幼稚,如何能成国君?

钟离摊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床顶。随后起身梳洗穿衣,他整理着衣襟

“魈”

魈应声推门进来“将军,您找我?”

“嗯,有件事要你去做”

他转身面向魈“海灯节之前盯着点儿散兵,在主殿周围多准备些兵力,我暂时还不方便出面,海灯节若是他有什么动作,优先保护皇上”

“明白了”

“对了,唤作空的那位少年如何了?”

魈低了低头,刚想回话,却被背后开门的声音打断

达达利亚回来了。

他看了看魈,又看了看钟离,三个人面面相觑。

劈里啪啦,一道寒光闪过,一个想法出现在达达利亚脑中

“他怎么也在这儿?”他声音有些颤抖,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俩

魈脸色有些暗下来,自从上次撞见达达利亚对着钟离做龌龊的事情,他对这位[皇帝]的态度就有些转变了。

没等钟离开口解释,魈就有些不爽的说“将军大人与我交代要事,不知皇上来此处有何贵干?”

“你谁啊你,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眼看着两个人马上要打起来,钟离扶额,拍了拍魈的肩“魈,休得无礼。”

随后又看向达达利亚“我有些任务要交给他办,所以叫他来此处。”

达达利亚看了看魈

“那好吧。”

呜呜。

可是这绿毛小子为什么对我恶意这么大!

想到这里,达达利亚有些气愤,他不顾魈的目光,径直走到钟离面前抱着他,随后有些得意地回头看魈

哈哈,羡慕吧小矮子。

魈的脸更黑了,他有些咬牙切齿地说“既然皇上与将军有私事要谈,那属下就先告退。”

看着魈离开,达达利亚有些开心,可是看着钟离却有些不满

“怎么了?”我没说错什么话吧

“无事”钟离推开他“不是说带了吃的?在哪里”

“知道了,在这儿在这儿!”

日子安逸地过着,自那天后,钟离带着达达利亚整日游山玩水,诗赋赏魚,要多快乐有多快乐,连他那个看不顺眼的小矮个魈都不见了踪影,虽然这样的生活是很好,可达达利亚总觉得有些蹊跷。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海灯节的宴会上了。

达达利亚坐在主殿的最高处,殿内灯火通明,宾客来来往往的,好似一片极乐天堂。

他将视线抛进人群里,却看不到钟离的身影。大殿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达达利亚的内心却越发的不安。

巳时-

“各位静一静!”达达利亚起身,向座下的宾客们说着“今日是海灯节,普天同庆,朕在此,敬各位两杯!”

说罢,举起一杯酒一饮而下“这第一杯!敬先皇保佑,敬列祖列宗之灵。”

又一杯,“这第二杯!敬列为臣官,敬天下万民,敬今日赴宴的各位!”

语毕,座下的人齐声喊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宫外,灯火四起,像繁星点点,挂在天上,烟花绽放着,像鲜花朵朵,盛开在黑夜里。

倏忽间,一声爆炸声混入其中,尖锐的叫喊声撕裂着主殿内的欢乐气氛。一大群身着黑衣的士兵冲进主殿内,他们持着不同的武器,刀枪弓箭,应有尽有,在大殿里肆意的屠杀着。

人群立即四散逃窜着。

“什么人?”达达利亚有些慌乱,脑子里一瞬间闪过钟离的身影。

钟离呢?他在哪儿?

来不及思索过多,他随手抽走坐椅旁的一把剑,与黑衣人厮杀着。

他有些烦躁。

“天杀的,过个节还让我碰到这种事儿,到现在都没人来,看来密道里已经全军覆没了。”

刀剑无眼,纵使达达利亚武艺不俗,也遭不住十几个人的死缠烂打。他单薄的衣服被划破,一条条伤痕在皮肤上撕裂开来,露出早已搅在一起的血和肉,一片触目惊心。

大殿内早已没了生气,尸体堆积着,铺成一条通往大门的路。

打斗间,一根硬棒锤在达达利亚脑后,“啊…”

他立即瘫软下来,倒在地上,恍惚间瞥见魈的身影,就晕了过去

还好,是魈来了吧…?

达达利亚被黑衣人带走了。

魈尽力追赶,却也只扣下几个黑衣人。他留下士兵看守,赶紧将此事去报告给了钟离将军。

达达利亚被扔到地上

“不是说了别打死吗?!怎么伤这么重?”

“大人…他反抗的厉害…所…所以…”

“所以?!”

达达利亚睁开眼,周围意外的明亮,看布局,应该是皇宫内的某个偏殿。

他看着散兵在眼前叫骂着那些黑衣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重重地摔在地上,达达利亚这才发现他的手和脚都被绑住了。

散兵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低头看着他“哟,这不是小皇帝吗,醒了?”

“散兵!我就知道是你!快给我解开!”

散兵没有理会达达利亚,他转头对着黑衣人说“行了,你们都退下吧,我单独会会他”语气里满是不屑。

他在地上摸了把剑,蹲下来抵着达达利亚的脖子“啧啧,你没想到过是我吧?”

“我呸!我他妈怎么想不到是你?你个老贼,你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散兵笑了笑,剑尖拍了拍他的脸,随后站起身说“哼,你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杀了你,等钟离来了,我要他亲眼看着你死!”

”就先这样吧小皇帝,我还有些事安排,你就在这里先待着吧。哈哈哈哈哈哈”

达达利亚心里燃起一股火

脑子有病,他凭什么提钟离?他凭什么走?

“你给我回来!你给我松开先!”

散兵没有理会,径自离开了。

顾不上生气,达达利亚觉得给自己解绑更重要,他观察着周围,只有一些破掉的武器,一张桌子,和一把倒掉的椅子。

他滚到一把断剑旁,至少勉强能用。

而在另一边,钟离在书房里不安的翻着书,魈推门进来

“将军!皇上他,被一群黑衣刺客带走了,属下尽力追赶,却也没能救下。”魈跪地,低着头说。

听着这个消息,钟离猛地站起身,想要说些什么,身体有些僵硬,徒然地愣了一下,随后看向魈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看守皇宫,我去救他。”后几个字钟离说的有些急促,他抄起剑,径直走向皇宫深处。

漆黑的夜晚愈发的深邃,皇宫内却是火光明艳,是火,是浇不灭的烈火。

偏殿内,散兵已经回来了,达达利亚也刚好割开了绳子,他假装被束缚着,静静地观察着散兵。

“哎呀呀,小皇帝,你还没挣脱出来啊。”散兵有些戏谑地说“你求求我,我可以考虑考虑帮你松开,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哈!”
“散兵,你别高兴的太早”达达利亚有些咬牙切齿。

“随便吧小皇帝,你能出来再说。”他摆摆手,把剑拖在地上走来走去。

达达利亚看着他转来转去,等到他背过身时,达达利亚起身冲上去,在背后抱住散兵,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剑。

“你!”

“哈哈,我早说了吧,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总得意太早。”达达利亚掂了掂手里的剑,随后指向散兵“说啊!你刚才不是还挺神气的吗。唉,我平日里潇洒惯了,你还真当我是个废人了?”

“你…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杀了我,我会让你的国家…!”

“我的国家怎么?”达达利亚没有让他说完,直接打断地说“散兵,你要不看看剑在谁手里?”

达达利亚一步一步逼近他,随后一下刺进他的腹部,又将剑抽出

“啊!”散兵应声倒地,捂着伤口,大声叫骂着,达达利亚只是站着,默默听着

正巧这时,钟离拿着剑赶到此处,剑上,衣摆,都淌着血,很难想象赶来的钟离,刚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散兵转头看向钟离,有些歇斯底里的说“哈哈哈哈啊哈哈!钟离,你来了。快,快杀了他!”

“钟离?你怎么会在这儿?”达达利亚有些疑惑。

“没事,我…”钟离没说完,就被散兵打断了。

“哈哈哈哈!他是来杀你的,达达利亚!你还不知道吧,你亲爱的钟离哥哥,是策划这一切的人,密道的地图是他给的!你以为他接近你是为了什么?!他是旧皇帝失踪的皇子!你不仅抢了他的皇位,还杀了他的父亲!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没有听他说完,他泄愤似的将刀捅进散兵的心口,看着他慢慢的僵硬起来。

他转身站到钟离面前,有些颤抖的说“钟离…?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的,你听我…”

“解释吗?钟离,刀架在你脖子上你怕不怕?”

我怕。

钟离被问住了,是啊,是他干的,是他亲手把刀举向他的,那些深浅不一的伤口里,也有属于他的印记

他看着达达利亚,所有的言语在一瞬间都变得无力起来,房间内只有两个人,耳边却嘈杂的像是有一万张嘴在嘶吼,呐喊。

“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这样吗?”他质问他。

不是的,不是的。

“钟离,说真的,你爱我吗?”

我爱你,你别讨厌我。

“你说话啊!你不是要解释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达达利亚眼神暗了暗。

说点什么吧,钟离,求你了。

他看着钟离低着头,在他面前只是呆呆地站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钟离,你真的让我很失望,我恨你,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别走。

达达利亚转身离开了。

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在钟离脑中撰写,但埋藏在心底的话语怎么留得住他?

夜晚真的很冷,一阵阵凉风吹过。皇宫里的火灭了,世界也终于黯淡了。

钟离依旧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直到温热的液体浸湿衣服,贴在皮肤上,钟离才发现自己在哭。

达达利亚的话在脑子里回荡,他无声地呐喊

我怎么能爱上你呢

我亏欠你太多了…

我怎么能…?

爱上你。

tbc.5.2k,两章合在一起有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