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双鸭一离,典型的三批文学(?
纯甜无虐,因为很想看自己怼自己的鸭鸭,所以就码了。
大概是已经和离修成正果的鸭来到了一个鸭和离还没有修成正果的世界,然后间接性(bushi)促使他们也修成正果了。
ooc致歉。
————————————
(1)
当达达利亚受旅行者之邀来到琉璃亭时,站在门口的侍女璃彩惑的问道:“咦?这位公子什么时候出来的?我居然没注意到……”
达达利亚还没说话,听到动静的空吧嗒一下打开了门,干笑着看着璃彩,把达达利亚拽进了屋子,“啊哈哈,刚刚趁你没注意他出来的……没事,没事,你忙吧!”
进了琉璃亭,达达利亚看着椅子上撑着脸沉思的钟离,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余光就瞥到了一个跟自己如出一辙的橘黄色脑袋——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成熟一点点的达达利亚。
几乎是同时,两个达达利亚都掏出了自己的水刃。
看着自己,达达利亚蹙着眉,冷漠的望着自己,“你是谁?”
空扶着额头,生无可恋的举起了手,“内个,我来解释吧,达达利亚……”看着两个达达利亚都看向了自己,空痛苦的揉了揉眉头,“我是说刚刚进来的达达利亚……就是,呃,因为某些原因,达……算了,就叫他公子吧,因为混乱的深渊,公子误入了我们这个空间,看情况,emmm大概三天后就可以离开了。”
钟离抬起了头,也是头疼的望着两个达达利亚,“这几日,我觉得应该让公子阁下跟我一起行动……”
“不行!”达达利亚紧张的看着钟离,当钟离疑惑的眼神望向他时,他突然卡了一下壳,就连气焰也弱了几分,“呃,我是说,这个达达利亚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如果让他跟着钟离先生!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公子挑了一下眉,嗤笑着将视线从钟离的身上移开,他不屑的看着达达利亚,冷笑道:“我敬爱先生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对先生不利?倒是你……都这么久了,还没坦白你的心意?真是可笑。”
达达利亚冷淡的望着公子,“怎么?想打架吗?”
公子看着他,深蓝色的眼眸中显现出了一丝兴奋,“怕你不成?”
空和派蒙在一旁弱弱的开口道:“大家不要吵架啊……”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时,钟离轻轻地将茶杯放回了杯托里,发出了“咔哒”一声,声音到也不是很大,但是两个人都不约同时的停止了争吵。
达达利亚坐到了钟离的身旁,可怜兮兮的望着钟离,“钟离先生,如果他一定要跟着你的话,那我也要跟你一起行动!”
公子揽住了钟离,“先生,既然是同行,那我晚上是不是也要睡在你的身边呢?”
钟离蹙眉望向了他,刚要拨开他的手,达达利亚就一把挥开了公子揽在钟离肩膀上的手,“把你的脏手拿开,就凭你也配揽着钟离先生?”
公子也不恼,撑着脸笑眯眯的盯着钟离,话却是对达达利亚说的,“我和你是同一个人,如果我能睡在钟离先生的床上,那四舍五入不就是你和钟离先生睡了?”
空:【地铁老人看手机】?这个公子是不是不太对劲?
钟离端起了茶杯,“以普遍理性而论,你和我并不会睡在同一张床上。”
公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诶~钟离先生还没跟达达利亚在一起啊,我和我的先生可是连床都上了哦。”
达达利亚瞪大了眼睛,回味过公子说的话后,脸上瞬间覆上了一层薄红,他看向了钟离,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同样脸红的先生。
空干咳了一声,拉着派蒙起身走向了大门,“你们聊,你们聊,我去外面逛逛……”他出了琉璃亭,拍了拍站在门口的璃彩,“账单麻烦寄到北国银行,不要打扰里面的人,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管。”
璃彩:诶?
(2)
没了空在一旁,公子说的更放肆了,“啊,你是不知道,钟离先生动情时十分可爱,明明下身绞的死死的,嘴上却还嘴硬说自己没有,唔,对了,先生的口活……”
“你给我闭嘴!”看着握紧了拳头的钟离,达达利亚猛的开口制止了公子的话。
公子笑了笑,挑起了钟离的下巴,“先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呢,你身边带你那个家伙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纯良哦。每次见到你,他的心里都是想的怎么把你给压在那里就地办了。”
忍无可忍的达达利亚抬手就给了公子一箭,同时唤出了水刃猛的劈向了他。
早有准备的公子偏头躲过了箭,抬手就挡住了达达利亚的攻击,“喂喂,我的年龄可是比你大啊,就凭你也想打败我?”
见打不过他,达达利亚也不恋战,重新回到了钟离的身旁,“先生……我……”
钟离叹了口气,垂眸看着达达利亚。
达达利亚被他这叹的一口气吓几乎要说“对不起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钟离轻轻笑了一下,抬手便捧住了达达利亚的脸,“喜欢我?嗯?为什么不说呢?”说完,便结结实实的吻在了达达利亚的唇上。
达达利亚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的有点晕,“钟离先生你……你你你也喜欢我吗?”
钟离笑了一下,揉了揉他的头
站在一旁被冷落了许久的公子“嘁”了一声,“真没用,到现在才坦白心意。”
达达利亚沉默了一下,示威般的吻了一下钟离,然后斜睨着公子,“哼,你能耐,你去亲你自己的钟离先生啊。”
公子沉默了,他眨了眨眼睛,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滚落了下来,他挪到了钟离的身边,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钟离先生,对不起……那,我还能跟你在一起吗?”
看着和达达利亚如出一辙的脸,钟离再次败在了达达利亚的撒娇之下,他揉了揉公子的橘色脑袋,“想跟我待在一起,就去把这顿饭钱付了。”
达达利亚:(ノ`⊿´)ノ可恶!居然装可怜!!
公子:略略略
(3)
钟离最终还是把两个人都带在了身边,对外宣称公子是达达利亚的哥哥,这段时间来璃月旅行。
对外倒是容易糊弄,对往生堂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胡桃却是完全行不通的。
“哦?他的哥哥?”胡桃调皮地笑了一下,“哦哟哟,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两个 一 模 一 样 的人啊。”
无奈,钟离只能一本正经的跟她解释,“以普遍理性而论,或许是有的,只不过很少见罢了,唔,公子阁下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创造奇迹啊。”
突然被cue的公子:?
胡桃摊了摊手,“算啦算啦,我知道了,客房我会通知仪馆小妹收拾的。”
钟离暗自松了口气,“多谢胡堂主,还有一件事,能麻烦你把她们两个隔开吗?”
胡桃打量了一下达达利亚和公子,挑眉道:“行,这好说,放心吧。”胡桃思索了一下,突然笑道:“我们往生堂夜晚也营业呢!作为往生堂的优质客户第二碑半价哦。”
公子看着她的笑容默默打消了半夜翻去钟离房间的念头。
托胡堂主的福,公子和达达利亚都打消了半夜翻去钟离房间的念头,钟离也因此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4)
第二天一早,钟离打开门就看见了两个达达利亚均站在门口迎接他,虽然自己也不明白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两个人都仿佛十几年没见到自己了一样。
公子习以为常的抱住了钟离,撒娇般的要讨吻,“钟离先生,好久没见到你了。”
达达利亚拍了拍公子的肩膀,“喂喂,如果实在那么想跟人拥抱的话,那你就回到你自己的世界里吧?”
公子回头看了一眼他,“我倒是想,可惜我回不去,而且钟离先生无论在哪里都有着极大的魅力啊。”
达达利亚拍公子肩膀的手用力捏紧了,公子不得不放开钟离转身与达达利亚较劲。
看着这俩人之间的明争暗斗,钟离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罢了,我去万民堂了。”
达达利亚瞬间放开了公子,“钟离先生等等我!我跟你一起!”
公子也跟紧了钟离,“先生我来付钱吧!刚好我身上还带了一些摩拉!”
“我身上有钱!不需要你!”
“呵,要不要我可由不得你,得看钟离先生。”
(5)
既然外人都已经逐渐接受了公子是达达利亚的弟弟这件事,当天下午,钟离就放心的去处理前两天一个人委托他去处理的一个秘境。
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放着前途无量的旅行者空不选,而来请求作为往生堂客卿且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不过,既然对方开出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稍微处理一点因为地脉混乱而被干扰的秘境还是很容易的。
钟离把委托内容简单的跟达达利亚和公子讲了一下,就独自前往了秘境。
毕竟这种小事没必要麻烦他们两个来帮忙。
虽然都只是一些虾兵蟹将,但是积少成多,清理起来还是很麻烦,最后清理一只海妖时,那粘腻的感觉让他不免想起了魔神战争时的一大群水生生物,钟离的心中泛起了一阵恶寒,握抢的手也颤了颤,一个,就被那海妖巨大的触手给缠住了。
钟离的眸色暗了暗,一句天动万象呼之欲出。
“谁给你的胆子敢动他的?”公子将弓箭瞄准了海妖,达达利亚也操着水刃将海妖的触手劈断了,他稳稳地接住了掉落的钟离,后怕的抱紧了他,“先生,你吓死我了……”
并没有被放在眼里的海妖勃然大怒,几十只触手发了疯般的到处乱晃。整个秘境也随之晃动了起来!
钟离被摇的有些不耐烦了,巨大的陨星落下,将海妖直接消灭了。
“你们怎么会找过来?”钟离拍了拍达达利亚,示意他放自己下去。
达达利亚不情不愿的蹭了蹭他,将他放下了,公子也凑到钟离的身边蹭了蹭,“先生没有告诉我们地址,所以我们把附近的秘境都炸了一遍,总算找到你啦。”
达达利亚排开公子的手,搂住了钟离,“钟离先生!你下次不要一个人行动了,多危险啊(><)”
公子擦了擦钟离脸上的一道伤口,“我不想看见钟离先生受到任何伤害……”
钟离退了一步,揉了揉他们的脑袋,“行了,我知道了。”他看了眼摇摇欲坠的秘境,道:“秘境快塌了,我们走吧。”
当他们从秘境出去时,钟离的身边只剩下达达利亚一人。
达达利亚四处张望了一下,“咦?他回去了?”
钟离沉吟了一下,“唔,似乎是的。”
达达利亚抱住了钟离,“嗯,他走了也好,省的有人天天觊觎我的钟离先生!”
听他这么说,钟离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两个明明可以算是一个人,为什么都对自己敌意那么大啊?”
达达利亚将头埋在了钟离的肩上,“除我以外不能有任何人染指你……”
哪怕是另一个我也不行,你是我的。
end.

3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