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钟/一日男友

1

莹经营一家“巴托巴斯”万事屋,什么委托都做。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两小时在打群架,剩下二十二小时轮流值班找猫。

这天香菱坐前台研究菜谱,达达利亚推门进来。

香菱:“锅巴,喷——”

达达利亚双手并用,猛汉抓鳄鱼般按住锅巴的嘴:“这就是贵公司的服务态度?!”

“哎呀!抱歉抱歉,”香菱说,“看见你的脸就有点条件反射。你难道……是来谈生意的?”

“怎么不能,哥这么有钱。”达达利亚说,“大成功八十小成功四十,就说做还是不做。”

“八十原石还不如一天月卡,”香菱说,“您的委托难度不可能低,我们得考虑一下。”

公子伸手比出一个八:“八十个十万摩拉。”

香菱拍桌:“班尼特,上茶!”

2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就有话直说。”公子大马金刀,“马上过年,家里忽然要我相亲,我却是百分百的不婚主义者。希望大家中出一位勇士装成我的未婚妻,跟我回家交差。否则,在下可能被迫提前衣锦还乡。”

万事屋里的众人面面相觑,迪卢克点评:“你这个会呼吸的祸害走了不挺好么?而且,不婚主义者学名渣男。”

“我走了,每周谁给你们发资源?”公子嗤笑,继续说,“这位勇士需要腾出时间和我提升默契,配合终幕演出。你们也知道,至冬人火眼金睛、心狠手辣。若被我妈看出端倪,在下的生命财产安全将成问题。”

“不是我们不愿意帮你,”帮莹代班的丽莎终于开口,“只是在座各位,似乎没有合适的人选。”

万事屋成立没多久,共有成员九位。其中三位少女,一位御姐。

达达利亚和笑吟吟的丽莎对视片刻,扭头说:“凯亚——”

迪卢克说:“不行。”

凯亚说:“行是行,但我堂堂骑兵队长,女装要在八百万后面再加个零。”

达达利亚说:“未婚夫也可以。”

迪卢克起身就走。凯亚摊手:“为了你们愚人众在蒙德混得下去,要么还是算了?”

达达利亚眼中的高光再次完全失去。他虽声称不婚主义者,却不可能做出带某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部下回家这种不负责任的事。如此看来,只能邀请那位女士……

就在达达利亚痛苦之时,大门被莹推开:“全体起立,欢迎 3.0 复刻的幻神——”

办公室里一片肃杀气氛,莹登时愣住:“公子?”

达达利亚和她身后的钟离对视三秒,第一个起立鼓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3

钟离心说,这成何体统,嘴说:“这略微有些不合适吧。”

“你我郎才郎貌,简直再合适不过。”达达利亚说,“摩拉都不是问题。”

钟离说:“无关摩拉。论辈分我是你的曾曾曾曾曾曾曾……”

“可以了,”达达利亚打断他,“神之心的事钟离先生可还欠我一个人情。”

“真敢说!”派蒙抱胸,“人家正当生意,哪来的欠你。”

“根据普遍理性而论,达达利亚确实因为我的隐瞒而做出了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事。”钟离思考片刻,“若公子执意如此要求,我亦会全力配合。”

“什么东西,”达达利亚说,“地狱是真的?”

4

听说摩拉克斯是契约之神,达达利亚带来一份合同给他。大意是达达利亚用八百万摩拉交换钟离在十二时辰内扮演他的未婚夫。若二人的真实关系在达达利亚的父母面前败露,乙方需赔偿甲方八个亿。

放下合同,钟离说:“没什么问题。”

达达利亚奇道:“先生对自己的演技如此自信?”

钟离摇头:“对我来说,八个亿摩拉不算多而已。”

达达利亚:“你钱包里还剩多少?”

钟离:“二十三块五。”

“……第一次听说摩拉还有五毛。”达达利亚用手抹一把脸,“换个话题。你我萍水相逢,想必钟离先生对本甲方还没什么了解。”

“你爱吃腌笃鲜,不爱吃米窝窝。每周一在黄金屋被莹……切磋。莹觉得你抠门,尤其是北陆武器原胚。每周二下午四点在龙脊雪山湖面冰钓,但鱼饵不对,所以总是钓不到蒙德鱼。每周三到遁玉陵找无名的宝藏,其实莹早就把那边——”

“停。”达达利亚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璃月曾经的神。”钟离说,“关于我,你又知道多少?”

达达利亚略微瀑布汗……钟离八风不动的脸上,分明有一丝促狭的笑容。

5

钟离和达达利亚回老家时,至冬国正在欢庆神诞节。就连达达利亚家的客厅里,都摆着一棵 250cm 的神诞树。

“孩子,神诞快乐!”达达利亚的妈妈握住钟离的手,“你可真高。”

“谢谢伯母,神诞快乐。”高孩子说。

妈妈说:“听听,伯母!都把咱们的关系叫生分了。”

钟离听出她的意思:“这个……”

达达利亚大叫:“妈!求你别说了,会折寿的——今晚吃什么?”

6

是夜,达达利亚和钟离躺在一张床上。

钟离仰面平躺,双手放在腹部。达达利亚翻身看他,轻声道:“隔墙有耳,我就这个音量了。今天谢谢钟离先生,明天就说你有急事,我送你上回璃月的火车。”

“无妨。”钟离温言,“你家年轻人多,气氛甚是热闹。”

达达利亚不想知道钟离所谓“年轻人”是否包括他爸妈:“确实热闹得有些过头,还在床头挂了这个东西。”

床头上方,两人头顶之间,悬挂着一株植物。达达利亚介绍:“这是槲寄生,至冬习俗中,若有女子站在槲寄生下等待,男子便不能拒绝她的索吻。”

钟离此时只穿达达利亚的睡衣。两人虽然身高相同,至冬人骨架比他大些,T恤略微空荡。

达达利亚笑眯眯道:“要来接吻吗?”

“阁下并非女子。而且按照合同所写,表演持续一天。”钟离说,“零点过时,契约已经结——”

达达利亚低头咬他。如虹的气势,蜻蜓点水的吻法。片刻后,是钟离伸手将他的后脑勺按下去。

15 个赞

哈哈哈哈说到底还是先生更胜一筹

1 个赞

鸭还是嫩了点

哈哈哈哈哈先生计划通 :hecha2: